首页 脏腑文化 技术交流 英华随笔 寿世保元 小儿推拿 作者采风 资源共享 留言板
您的位置:首页-资源共享
《徐批叶天士晚年方案真本》(下)
发布时间:2013-4-30 1:20:55     浏览次数:1794
  
       阿魏丸
       此必有有形留着,不第无形秽浊已也。
       迟(四十八岁) 背寒为饮,凡遇冷或劳烦,喘嗽气逆,聚于胸臆,越日气降痰浓,其病自缓。
       年分已多,况云中年不能安逸。议病发用《金匮》法可效,治嗽肺药不效。
       桂苓甘味汤
       朱(三十岁) 此内损也,损者益之。按脉虚芤,精夺于下,当补益肝肾精血。
       李(二十七岁) 两年久病,决非风寒暑湿。据云腹鸣不和,左胁下坚硬,直至少腹,睾丸偏大,子和七疝主肝为多。男子纵欲,伤及冲任亦多,是病辛香流气,壮年可用(精血阳气所以防御下焦阴寒,既因纵欲伤及奇脉,先用辛香流通气分。)
       小茴香 真橘核 茯苓 泽泻 川楝子 青木香 黑栀仁 青皮子
       水泛为丸。
       李(四十岁) 臭秽不正之气,入自口鼻着于募原,不饥呕逆,中焦病也。宣通浊痹为正,发散清寒为忌(达原饮。)
       草果 槟榔 藿梗 浓朴 杏仁 白蔻 半夏 姜汁
       臭秽虽属无形浊气,但粘着募原,必与浊滞有形凝结,不饥呕逆,恶寒发热,浊邪并结坚聚,非达原饮不除。
       顾(二十岁) 内损是脏阴中来,缘少年欲念萌动未遂,龙雷闪烁,其精离位,精血虽有形象,损去药不能复,必胃旺安纳,古称精生于谷,迨病日久,阴损枯涸,渐干阳位。胃口淹淹不振,中乏砥柱,如妖庙焚燎莫制,阳主消铄,遂肌瘦喉刺。《褚氏遗书》论损怯,首云男子神志先散,为难治之症,此下损及中至上之义。问大便三日一行而枯涩,五液干枯,皆本乎肾。肾恶燥,味咸为补,佐苦坚阴,医以不按经义杂治,谈何容易(肾脏精神根据之如鱼得水,谓精足则神旺也。肾精既乏,不能上供神明,则神志因精衰而先散矣。盖下损及上,浊火乱其神明,此由下损及中至上奥也义也。)
       人参 阿胶 鲜生地 茯神 龟板 柏子仁
       药取清阴之品,不取浊腻滋填,早为胃中纳谷以生精作地步,应加黄柏少许。
       俞(申衙前,五十岁) 男子中年,下元先亏(人到中年,生气日浅,肾肝精血因真阳衰而不生,不必戕贼生阳,有去无来,故下元先亏也。)肾脏阴中之阳,不司涵煦,阴不承载于上,遂渴饮溲频溺,有硝卤之形。内经有遗热遗寒之分,上中之消主气热,下消以摄肾,蒸阳以运津液(既指明下消之所以然,复分明三焦之治法,方成名案。)
       八味汤
       堂堂正治,波澜老成。
       李(四十三岁) 疟寒必呕,胃滞痰浊未已,舌上微白,不嗜饮,开结理气如是。
       草果 浓朴 荜茇 橘白 杏仁 熟半夏 姜汁
       张(五十三岁) 三疟久延两三年,面肌黄萎,唇口枯白,食入脘腹, 胀,足痿如堕,至晚浮肿。其所伤者脾阳肾阳,然脾以营运则健,肾宜收纳为命根,非一方兼用按古法。
       早服肾气丸,晚服理中汤(早晚分头而治,切实了当。)
       周(六十岁) 气血已衰,噎膈反胃,每每中年以后。盖操家劳瘁,必伤心脾之营,营液日枯,清气日结,而食管渐渐窄隘,郁久痰涎内聚,食入涎沫迎涌,而致反胃。此乃气分之结(提清气分之结,便有主脑。)萸、地、枸杞,滋养肝肾,胃先觉其腻滞,焉得肝肾有益。
       大半夏汤
       人参补气生精,半夏消痰开结,白蜜润燥滋液,最为切当。
       吴(三十五岁) 据述咽中气冲,即起咳嗽,经年调治,渐致食减力乏。此皆不分外因,徒受治痰治嗽之累。凡久恙当问寝食,参视形色脉象,越人谓下损及胃是已(气冲即咳,内损显然,尚徒治痰治嗽,何怪先生鄙夷。)
       建中法
       吴(通关坊,四十四岁) 劳伤治不以法,反受药伤,络血涸而为痛,食入痛来,病在胃络,以甘缓肝,急以救胃。
       桂元肉 炒桃仁
       孙(北濠,二十六岁) 食后左胁气逆痛,是肝胆气热(老笔。)
       丹皮 钩藤 生地 川石斛 柏子仁 茯苓
       李(五十六岁) 少腹满胀,必在夜卧而甚,晨起肠泄浊气,白昼仍可办事。延及几年,气冲胃脘高突而冷,舌根亦胀痛,自胸及于舌。医用吴萸、川楝,苦辛温佐苦寒降泄不安,则知有年。下元已虚,气散漫不为下归摄矣(此即西昌老人所谓地气加于天之症也。治法清切,尚嫌迟钝,应先用炒枯肾气汤几服。)
       八味丸(三钱)
       金(三十五岁) 便泻下血多年,延及跗肿腹膨,食少色夺,无治痰嗽凉药之理(脾肾兼温补。)
       九蒸熟白术 淡熟附子
       王(七十七岁) 高年气衰,不耐暑伏久热,迫津液被伤,阳不内归(阳不内归四字极精)
       ,寐少不静。例用竹叶地黄汤,养液除热,莫与气燥味劣,反致戕胃(阴阳每相根据恋,老年少寐,津血少而阳不内归也。)
       尹(织造府前,五十八岁) 望六,营运之阳已微弱,饮酒及食物,气滞而湿聚(拿定气字发挥,)脉络不行,不饥,气攻触痛,舌上白腻,以辛温开气痹,分湿理痰。
       半夏 茯苓 荜茇 生姜 生益智 新会皮
       丁(五十一岁) 面色亮,脉弦,此属痰饮。饮伏下焦肾络,中年冷暖不和,烦劳伤气,着枕必气逆,饮泛喘促,脘闷咽阻,治之可效,而不除根。
       越婢法
       麻黄石膏,恐不可以治此,症或有误
       杨(五十二岁) 气从左升,自肝而出,酸水涌上,食入呕出,胃中乏阳营运,木来克土。当此年岁,反胃妨食,乃大症也(既系木来克土,吴萸虽能泄肝而干姜、胡芦巴、川椒俱是辛温,恐益助肝之震烈,尚须斟酌)。
       人参 茯苓 吴萸 干姜 胡芦巴 炒黑川椒
       此方尚应安顿肝木药参入二三味。
       沈(五十三岁) 吞酸嘈杂,不化食味(宣泄气火)。
       藿香 橘白 川连 金石斛 茯苓 黑栀皮
       胡(用直,四十六岁) 望色瘦少膏泽,按脉弦促而芤。问纳谷不旺,病几数年,每春夏阳升气泄,偶加烦冗,或情志不适,血必溢出上窍,已交中年,非少壮阴火相同(清真切当。)夫心主血,脾统血,肝藏血,脏阴内虚,阳动乃溢,常服归脾汤减 、术、木香加芍,和肝脾之阳,久进有益。宜静摄不宜烦劳,乃王道养正善药,不计骤功者。
       徐(富郎中巷,四十三岁) 向来纳谷不旺,自失血咳嗽以来,仅能静坐。若身动必加气喘,问仍在操持应接,脉来虚濡,此皆内损脏真。若见血投凉,因嗽理肺,即是谬药。
       人参 茯苓 黄精 炙草 枸杞子 白芨 枣仁 桂元肉
       黄(六十九岁) 凡食腥油浊物,胃脘必痛,老人营运之阳已衰(脾阳已衰,阳不胜阴,不主为胃行其津液。)浊味皆阴凝内痛,必以取气阳药。沉香,白蔻破泄真气,误用则刺其凶。
       人参 小熟附子 生姜 白蜜 桂枝 茯苓
       陈(十八岁) 暑伤热入于阴,瘅疟。
       生淡鳖甲 肥白知母 粉牡丹皮 川贝母 大原生地 地骨皮 麦门冬肉 生粉甘草
       张(二十五岁) 血色浓浓,是肝肾阴虚。凡劳心情欲,必要禁忌,医药以寒凉滋清,久则胃伤减食变凶。
       熟地 芡实 山药(炒) 湖莲肉 川石斛 茯苓
       方中皆补而不滞之品。
       邵(三十三岁) 五液变痰涎,皆肾液之化,阴不承载,咳痹痛甚,乃劳怯之未传,能勉强纳谷,可望久延。
       阿胶 鸡子黄 黑豆皮 川石斛 戎盐
       药用咸降。
       叶(十七岁) 冲气自下而起,丹溪谓上升从肝而出,木侮胃,食少呛逆,不得着枕卧眠。
       夏热时风迎胸痛,艾炙稍安,久恙阳微,须用甘温。前法皆以疏通不效,本虚无疑,《金匮》见肝之病,必先理脾胃,防患于克制耳(惟中上之阳气不充,是以下焦冲气得以自肝而出,人参建中充实中上之阳,下焦浊气何能上升,此君明臣良,下民安靖矣。)
       人参建中汤
       诸(新开河桥,十六岁) 形瘦色黄,交阴身热,冲年夏热,真阴不生,秋燥加嗽,最有损怯之累。
       竹叶地黄汤
       李(三十六岁) 浊秽中结,渴饮则呕。
       苏合香丸
       今人触冒秽气,动辄刮痧,苏合香丸远胜他药,但屡开则盛耳。
       程(四十七岁) 肌色淡白,脉右弦左缓弱,大便久溏,嗳噫哕声不已。日前谓吐蛔起见,以酸苦和胃理肝,病患述用药不饥脘闷,乃中宫阳微,味多酸浊。酸苦属阴,不中病矣。议运行中焦之阳气,辛可以胜酸(用药不知转换变通,必先伤脾胃之阳,此事须极灵活人方能入道。)
       人参 茯苓 益智仁 生姜 葫芦巴 浓朴
       李(茜泾,二十一岁) 务农劳力,周身脉络皆动,暑天负重,两次失血,况已先有泻血,血聚在络,络系脏腑外郛。盖静养血宁,必一年可以坚固(血聚络而不用宣通药者,以上下皆溢,不可再用行血药,补则自达。)
       熟地 归身 杞子 沙苑 茯苓 山药 杜仲 巴戟 川斛
       徐(十八岁) 有梦乃遗,是心动神驰精散,用交心肾法。
       水煮熟地 萸肉 远志肉 生龙骨 茯神 石菖蒲 芡实 湘莲子肉
       用药渊微。
       顾(二十三岁) 三日疟是入阴经而发,延及数月乃罢。其疟热在里,劫损肝血肾精,长夏一阴不复,遂加寒热汗出。此病伤成痨,淹淹肉消形软,必绝欲生出精血,有充复之理,草木无情无用(疟邪不可强截,截则寒热虽罢,而伏邪留着,逼烁精血,自有不适苦况,久之邪既不得外达,精血日就销亡,日深一日,势必延成痨损也。)
       人参 河车胶 茯神 萸肉 五味 芡实 山药 建莲
       有陈岐山亦因此丧身,确切之论。
       曹(二十一岁) 声出于肺,全赖元海之气旺,俾阳中之阴,承载于上,而声音自扬。据吃柿饼遂呕,考其性甘寒而清肺热,欠嗽气散不受,参、 甘温,亦有见效者。若五旬男子,下元日亏,金水同出一源,形色黄萎少泽,全是下虚上实。所幸纳谷,不致骤凶,经年累月,焉有速功。
       阿胶 天冬 黑豆皮 鸡子黄 大生地
       二十剂后,服六味加五味、川斛。
       汪(五十岁) 脏真系于目珠,不独肝窍,中年五液不充,阳挟内风,侵及清窍,光明为阳蒙蔽,非六气致伤。法当酸收甘缓补法,但六味汤究属是三阴三阳平剂,不切(实者当升清降浊,虚者应酸收甘补。治羞明昏蒙之大法也。)
       炒焦枸杞 菊花炭 萸肉 五味 人参 炙草
       羞明目病,虽系内伤,其故亦非一端可尽。有初感时邪,风火搅扰而羞明者,有阳挟内风,光明为浊阳侵扰而羞明。有下焦浊阴上泛,不敢与阳光敌而羞明者。
       孙(北濠,二十六岁) 气郁滞则血不行,当理血中之气。
       南查 生香附另煎四物汤收入,烘炒磨末(制方极巧妙。)
       益母膏丸,四物阴浊而滞,得查、附以流通,查、附气燥味辛,得四物以滋润。气血兼理,燥湿协和。再得益母以行血,血中之气宣顺矣。即有痰滞血凝者,亦可服也。
       徐(二十四岁) 初诊谓下焦跗踵浮肿,以收摄肝肾病者,用过颇安。但胸脘不舒展,改进开泄血中之气,服之又不安,且面少华色,痞闷又如饥,当以虚论,未有骤功(层次转换。)
       人参 桂心 茯苓 炒当归 煨姜 炙甘草
       吴(三十四岁) 操家烦冗,兼有嗔怒,肝脾不和, 胀由胁至脘,木犯中土,必妨食不饥。理气舒郁,和其中宫(开郁总不离越鞠法。)
       南查 生香附 神曲 茯苓 钩藤 橘红
       赵(三十三岁) 脘痛映脊,甚则四肢逆冷,问当年产后瘕泄,今滞漏脊椎酸垂。内经云:阴维脉病苦心痛,医不和维脉,阴阳异治,谓痛以破气降气,何见识浅陋乃尔(凡女人脘痛久不愈者,必是奇经中来。曾用过鹿角胶一斤治十四年,脘痛不止者。)
       鹿茸 角霜 当归 小茴 枸杞 白蒺藜 茯苓 苁蓉
       沈(三十二岁) 壮年,望色夺肉瘦,脉左细右空,此男子精损,真气不主收纳。自述少腹筑筑动气而痛,病形脉症,已在下焦。治肺嗽大谬,杂治日延劳怯(少腹动气是关元气海极虚,命蒂真气已离散,不可收拾,由下窜上,法在不治。)
       薛氏八味丸(三钱)
       金(六十五岁) 热伤气分,水谷不化之湿,留着胃络,已入秋凉,衰年气弱,夏令伏邪未去。
       议东垣清暑益气,减去滞药(从来气旺之体即感时令偏气,有本体元气以转旋时令偏气,即为之默化,衰年气弱,客气为主矣。)
       人参 茯苓 神曲 升麻 葛根 泽泻 广皮 木瓜 川连
       赵(二十三岁) 当年厥症,用填精固摄乃愈。知少壮情念内萌,阴火突起,乱其神明。
       今夏热食减厥,发继而淋浊,热入伤阴,苟不绝欲,未必见效(伤阴热入而伤胃阴也,勿被瞒过。)
       人参 茯苓 扁豆 炙草 炒麦冬 川石斛
       阴火最能冲乱神明,试观灯檠煤头,带火坠下,火焰冲起,盏上之火即摇动不宁,非明证欤。
       刘(三十七岁) 操持用心,心阳扰动,暗耗脂液,上则悸怔气怯,下则肠枯便难,视色苍肉瘦,温补不受,先仿徐之才滑可去涩(裁缝尚能相体剪裁,操司命之责者,可不因人施治乎此色苍肉瘦,不用温补之所以为高也。)
       柏子仁 松子仁 郁李仁 冬葵子 杜苏子 麻仁
       用诸仁既可悦心,更滋肠液,切当清真,金针暗度。
       诸(十六岁) 夜热不止,舌绛形干,前议伏暑伤阴,用竹叶地黄汤不应,是先天禀薄,夏至一阴不生,阴虚生热,成痨之象(寒之不寒是无水也。)
       三才加丹皮骨皮
       赵(五十七岁) 头晕心嘈二十年,向老年岁,血耗阳化内热,近来减食,不必偏寒偏热,以甘柔缓热熄风,无燥热戕胃之累(好好阳气,一经血耗,便化内热,即阴虚生内热之变文也。
       新极。)
       桂元 枸杞 天冬 生地 茯神 柏子仁
       甘柔药味平和,可以缓热熄风。盖甘能生液,柔则养阴,老年人调摄要着,盖老人久病,全要调扶胃气,一切庞杂驳劣之药,概不可投,以其戕贼胃气也。
       陶(二十九岁) 暑着必阻游行之气,但热无寒,疮痍不尽,其邪骨节痛,肢末肿,从仲景湿温例,用苍术白虎汤。
       杨(二十六岁) 脉虚数,久嗽呛血,劳则寒热。
       虎潜丸(四钱)
       顾(二十二岁) 少壮,冬不藏精,仲春内热召风,谓风温,咳嗽内伤,略兼外邪。治邪必兼养正(风雅宜人。)昔人有温邪忌汗下者,谓阴阳二气,不可再伤也。一逆再逆,病日深矣。
       视面色黄白少泽,按脉形致虚,下垂入尺(望色切脉细密极矣。)问咳频气不舒展,必有呕恶之状,显然肾虚少纳,肝阳阴火冲起,犯胃为呕,熏肺喉痒,其不致骤凶,赖水谷未减安受。考血必聚络,气攻热灼,络血上涌,精血有形损伤,草木无情不能生续。血脱益气,乃急固其暴。治法以潜心宁静,必情念不萌,绝欲肾安,斯精血生聚。若频发不已,虽安养不能却病(风温虽缘外感,然必肝肾内虚,冬不藏精,相火上游,有以召致外邪而温邪内陷,牵引龙雷,伏于内则灼津耗液,冲于上则咳嗽失血纯见内伤恶状矣。)
       人参 熟地 川斛 五味 女贞子 茯神 漂淡天冬 紫衣胡桃肉。
       三才加以摄纳,佐以填阴。
       陈(十六岁) 秋燥咳嗽。
       桑叶 川贝母 南沙参 南花粉 玉竹
       萧(二十一岁) 伏暑上郁。
       连翘 飞滑石 大竹叶 白杏仁 象贝
       方药俱精妙。
       张(葑门,六十九岁) 老年下虚痰多,入夜冲气(即是阳不内归,)起坐新凉内侵,肾水泛,气不收纳,常服肾气丸。
       桂苓甘味汤
       范(二十四岁) 劳嗽三年,形羸便溏。大凡久损,必调脾肾为根本,当夏热发泄之后,须培脾胃,得加谷安适,仅图延久。
       戊己汤
       许(五十三岁) 脉大而空豁,中年操持,形体劳瘁,此失血食无味,乃气弱所致。见血投凉必凶。
       小异功散
       失血食无味,不责之阴亏,而责之气弱,只以脉大而空豁耳。
       吴(二十三岁) 夏病入秋嗽血,外寒内热,乃虚症。阴阳交伤,色萎黄,脉大濡,可与人参建中汤。
       阴阳交伤,而用人参建中法,是益中宫阳气以生阴也。盖精生于谷,既建膻中之阳,以助生气,复建脾中之阳,以运水谷,则阴从阳生,不患交伤矣。
       李(三十岁) 脓人入夏必烦倦,饮酒者,脾胃必弱,建中益气法(疏方清洁。)
       熟于术 益智仁 茯苓 木瓜 广皮 生白扁豆
       李(十八岁) 三疟伤阴,阴伤内热,已经失血,咳嗽,少年劳损,宜安逸静养,但药无益。
       鳖甲 阿胶 白芍 丹皮 茯神 北沙参 生地 天冬
       王(五十一岁) 血枯脘痹便艰,虑格拒妨食。
       麻仁 桃仁 郁李仁 苏子 柏子仁 归梢
       马(五十岁) 形壮脉小数,口 ,左肢麻木,男子虚风,内虚肝藏,养血可以熄风,非外邪驱风攻痰(痰为风火所逼,养阴痰自不升。)
       枸杞 白蒺藜 玉竹 北沙参 当归身 经霜桑叶
       高(二十九岁) 向来阴虚热胜之质,夏至阴生,未能保摄安养。暑伏热气内追,尤令伤阴。
       秋半气燥,热亦化燥,心中漾动失血,阳不下潜所致(以玉女煎潜阳,何其清灵也。)
       生地 麦冬 清阿胶 桑叶 知母 生石膏 生甘草
       顾(混堂巷,二十八岁) 壮盛,色白肉瘦,脉细小如数,下垂,察色凭脉,是属肾虚。
       五液不运,精微内蒸,粘涎浊沫(是致生涎沫之所以然。)凡有思虑烦劳,肝阳挟热气上升(是吐涎沫所以然。)
       痰沫随气乘胃而出上窍,其聚处在乎肾络(一笔转到,)八味丸即古肾气丸,理阴阳以收肾气,使水沫不致上泛,不为差谬。少壮必先伤于阴,拙见议减桂辛甘伐肝,加五味三倍,少用沉香,入少阴之络(仍跟上络字治病。)考经旨肾阴中有真阳温煦,生生自旺。若肝脏日刚(可知减桂有妙理,)木火内寄,情志拂逆,必相火勃起,谓凉则肝宁。昔贤谓肝宜凉,肾宜温也(是大名家方案。肾虚,肾之真气虚也,真气虚则肾阴亦不生旺,无以养肝,而肝阳挟热逆上,火与元气不两立,真气即为元气,元气衰而火愈壮,肝为木火总司,故减桂为妥。)
       肾虚是病根,肝阳旺是相因而致。
       肾阴肾阳,原难区分。盖精化为气,气化为精,未有精走而气不耗者,肾气耗散,而相火起矣。
       少壮肝阳正旺,减桂加入五味、沉香,此损益古方,最有斟酌。
       丁(二十二岁) 劳怯在前,痛利后加,外如寒,内必热,阴伤及阳矣。病深且多,医药焉能瞻前顾后。姑以痛坠少缓,冀其胃苏,非治病也。
       理阴煎去炮姜加白芍(恐辛燥伤阴。)
       外如寒,内必热,此之阴伤及阳,是阴精已夺。阴火燔灼,身中元阳,尽为阴火灼耗,此之谓阴伤及阳。
       薛(二十五岁) 少年心阳下注,肾阴暗伤,尿血血淋,非膀胱协邪热也。夫阴伤忌辛(名言)肾虚恶燥,医投东垣辛甘化燥变热,于病悖极,生脉中有五味,亦未读食酸令人癃闭之律(才大心细,八面玲珑。)溺出茎痛,阴液枯寂(确断。肾阴暗伤,由于心阳下注,是手少阴累及足少阴也。病标在肝肾,病本在心主,所以不用填补肾肝之药,而惟宁神敛液,清火润燥以戢神明耳。)
       茯神 柏子仁 黑芝麻 豆衣 天冬 川石斛
       马(齐门,十五岁) 纯阳之体,脉来濡,腹大,按之不坚,脉象非阳。述食时不适意,郁伤在脾,法当辛温通补(妙香散加减。)
       人参 浓朴 煨姜 益智 茯苓 煨木香
       吴(三十九岁) 夏季用苦润,通小肠火腑,病患说大便仍不爽,肛门下坠,里急后重,始而脐旁,渐及胃脘,按之而痛,食入胀加,遇嗔怒病甚。姑以解郁和中之药(此方及案不过求免无过,略有文理而已,未见心思。)
       生香附 乌药 苏梗 茯苓 新会皮 生益智
       吴(四十二岁) 面色枯黄,枯若老颓,脉形全乏生阳,咽物必痰涎浊沫,上涌阻痹,述秽毒疳蚀,毒收即发。此病治反胃噎格,决不效验(是挟毒病,法当解毒安中。)
       汤(四十五岁) 阳升巅顶,上虚下细,心有狐疑动多,阳不下潜,入夜心事交集,寤不成寐,潜阳益阴主治(心犹火也,弗戢将自焚矣。故用盏中添油法。)
       淮小麦 炙草 知母 生地 茯苓 丹参
       王(六十五岁) 老人下元久亏,二便不和,皆是肾病。肛坠下血,下乏关闸之固,医谓脾虚下陷大谬,知肾恶燥烈(识见超老,议病明快,妙在不用熟地,温肾佐以凉肝)
       人参 炙草 五味 萸肉 女贞 旱莲草
       唐(四十七岁) 肾虚不纳,久嗽。
       附子七味丸(三钱)
       刘(五十岁) 春夏地气上升,人身中阳气发泄,不论男女,中年后下元先馁。人应天地气交,此喘嗽气冲,入夜欲坐难眠,皆肾衰不足摄纳真气。脉小弱,非外客邪,治其本病(直截通快,了如指掌。)
       肾气去桂、牛膝,加沉香、五味。
       陶(木渎,十三岁) 夏季泄泻,秋半腹膨仍痛,问饮瓜汁水寒,脾胃阳伤,气呆乃胀。
       疏通带补,必佐温以复阳(治法须留意脾喜辛香,不嫌辛燥,况有大力人参以扶中。)
       人参 茯苓 公丁香 甘松 浓朴 广皮 木瓜 南楂肉
       吴(三十二岁) 述暑伏减食,即热伤气之征,中秋节令知饥,未得加食。大凡损怯之精血枯寂,必资安谷生精,勿徒味浓药滋滞。
       小建中汤
       潘(二十岁) 据述失血三年,不分四季而发,已逾数次。问未曾完姻及当家操持之累,必系先天禀薄,难耐动劳。用都气加秋石(此亦无可奈何治法。)
       鲍(二十四岁) 述厥冒来必迅疾,醒来亦速,既醒精神少灵慧,超时卧息乃清。凡六气之速。
       莫如火风。此内起脏真之阳,肝脏最速,乃下焦肾水暗亏,水不生木。议填补酸收壮阴法(病标在肝胆,病本在肾亏,故以金珠安镇灵台,清降水火,即以大剂滋填肾阴,酸收、木气,佐以交通心肾,丝丝入蔻。)
       真金箔 白廉珠 石菖蒲 熟地 远志肉 五味子 萸肉 茯苓 龟板
       周(二十三岁) 形羸瘦,色枯瘁,身略动必喘息气急,此皆下焦精血已枯,肾气不收,散漫沸腾。凡肝由左升,肺由右降,肾精交夺,升多降少,右背胸胁高突(损及脏真,病形怪异。)
       不得着卧。当此地位,乏前哲成法,可以却病。早上饮人乳,接服附子七味丸(论病明确,人身之气升逆则诸病毕集,肃降则清明在躬。肾为纳气,总司收摄之权,全在保肾,故能凝精而承命。)
       金(三十六岁) 脐间冲气上逆(已见根蒂不固,)自觉垒攻,及脘中痛胀,兼作若响动,下行痛胀始缓。嗳多呕沫,大便艰涩(此近关格之病,早以滑润通调,极为稳安。)十年宿病,图效颇难(此等病补益关元气海,恐其迂滞不灵,只得走出一层滑润法,以和肝。)
       桃仁 延胡 郁李仁 川楝 火麻仁 冬葵子
       和肝阳以润肠胃,俾二便常通,则浊气自然下降,不致上逆攻冲,痛胀亦止。
       张(五十岁) 神不灵爽,乏欢悦之念,宿痫由情志不适,而致内因之恙。向老食少,理窍开结,治痰必佐参、苓养正(理窍开结治痰三法,因食少向老,兼佐养正,色色都到。)
       人参 炒黑远志肉 茯苓块 石菖蒲 新会红 熟半夏 竹沥 姜汁
       高(六十六岁) 问不头痛身热,已非外邪,何用发散?述熬夜后,口 舌强,肢麻,老年人因劳气泄,用如东垣所议(清药助阳,以治内伤之热。)
       生黄 炙甘草 当归 桂枝 生姜 南枣
       秦(四十七岁) 血虚肝风头晕(玉女煎加减,方如鲜花,恰当病情。)
       天冬 生地 杞子 桂元 菊花 石膏
       方(五泾庙前,二十六岁) 温通血分之浊不效,痛泄不已,两足筋纵。议三建(天雄、生附、川乌、沉香、木香,)驱阴邪以通脉(大力量,大胆识。)
       秦(五十一岁) 脉沉微,少腹冲气,两胁胀痛呕逆。
       真武汤
       治少阴之水,非真武不灵。
       林(三十五岁) 此夏受湿邪成疟,气分受病,脾胃未醒,过秋分天降露霜,此气整肃。
       生白术 宣木瓜 茯苓 益智仁 新会 陈皮
       杨(东许巷,二十岁) 农人劳力,左胁有形自能升动,未必瘀血,当理血中之气,须戒用力,不致变凶。
       左牡蛎 茯苓 海石 桂枝 熟半夏 枳实皮
       张(四十五岁) 中年肉瘦色黄,言语动作呛嗽,几番大血,自知劳瘁。凡劳烦身心,必心脾营伤,医每嗽血辄投地凡滋阴凉药。中年操持之劳,与少年纵欲阴伤迥异(直截了当。)
       盖心主血,脾统血,操持思虑,乃情志之动,非寒凉可胜。当用严氏归脾汤,去木香、黄。
       杭(六十岁) 疝病属肝,子和每用辛香泄气,老人睾大偏木,夜溺有淋,非辛香治疝。
       向老下元已亏,固真理阳,犹恐不及(方药坚实。)
       炒黑川椒 鹿茸 当归身 韭子(炒) 舶上茴香 补骨脂 羊内肾丸
       谢(六十一岁) 《内经》论诸痛在络,络护脏腑外郛,逆气攻入络脉为痛,久则络血瘀气凝滞,现出块垒为瘕。所吐黑汁,即瘀浊水液相混。初因嗔怒动肝,肝传胃土,以致呕吐。老人脂液日枯,血枯则便艰。辛香温燥,愈进必凶,渐成反胃格症矣。肝性刚,凡辛香取气皆刚燥,议辛润柔剂,无滞腻浊味,以之治格,不失按经仿古。
       炒熟桃仁 青葱管 炒黑芝麻 当归须 桑叶 冬葵子
       络脉可张可弛,气血宁静,营卫流行,便尔安舒弛缓。若肝气逆冲而入络脉,便胀急张大,营卫涩滞,气血不行,留着而痛。痛久积瘀,渐致枯燥。此治络贵乎辛润柔剂滑利也。
       张(黄埭,二十六岁) 夏季寒热,入秋乃止,色黄脉弱,知饥不思纳食,举动痿软无力,明是久病伤损,已交白露不醒。议用养营法,去 、术、五味、地黄,加南枣肉。
       久病损伤,气血必虚而滞, 、术、地、味,乃重滞坚浓之品,恐骤进运掉不灵,转滋腻浊,故独用原方中灵动松利之药,加以南枣酸甘,俾胃虚脾弱之体,轻拢漫捻,渐次得益。此用补方之生心化裁不呆钝者,后学切须留意。
       沈(五十三岁) 操家君相多动,酒热先入肝胆,血溢在左鼻窍,左升热气,从肝胆而出,戒酒及怒气,肝血宁必止(看病到此地位,清切不泛矣。)医用犀角、地黄,乃阳明经降血之药,是不识经脏,无足道也(指明醒后人眼目。)
       炒丹皮 黑山栀 降香末 真青黛 小 豆皮 炒柿饼炭 侧柏叶
       的是厥阴经药,一无夹杂。
       张(十六岁) 先天禀薄,真水不旺(清新,)先气不充,少壮诸事懒倦,竟夜阴中龙雷闪烁,早间齿龈血痕,风伤内攻,巅晕流泪,是根本之恙,胃口亦弱,不宜太清内热(风阳内攻巅晕泪流,意新词雅,笔力炼极。)
       熟地 黑壳建莲 茯神 芡实 山药 炙草 川斛 木瓜
       顾(三十岁) 体质是阴虚,夏季时热,必伤胃口,不易饥,进食恶心,皆胃口不和。不宜荤浊(夏月热气劫燥胃口津液,阳明主肌肉,汗泄不已,即伤胃阴。)
       炒扁豆 茯苓 广藿香 生谷芽 广皮 金石斛
       张(三十六岁) 据说三年前,病后左胁起有形坚凝无痛胀,但未交冬,下焦已冷。议温通阳,望其开结(有形无痛胀,是痰凝气聚,故温通软坚消痰,缺一不可。)
       生左牡蛎 姜汁炒天南星 真甜交桂 竹节白附子 当归身 小川芎
       姜汁泛丸。
       王(四十二岁) 舌白不饥不渴,气急痰多,食入恶心欲胀,腹鸣,大便不爽,此寒热恶心,为阳伤气痹。
       茯苓 半夏 桂枝 生姜 鲜薤白 炙草
       萧(五十三岁) 面色萎黄少采,脉来小濡微涩,此皆壮盛积劳,向衰阳弱,病至食下咽,气迎阻挡,明明反胃格拒,安静快活,可延年岁(气迎阻挡,必有痰涎迎壅,故大半夏汤为的。)
       大半夏汤
       潘(二十八岁) 咳嗽在先肺病,近日凉风外受,气闭声音不出,视舌边绛赤有黄胎,寒已变为热。
       越婢法加米仁、茯苓。
       钱(二十岁) 左搏倍右,阴火沸腾,由欲念萌动不遂而来,胃旺可清阴火(胃旺者,胃阴充旺也。)
       生地 天冬 元参 知母 生甘草 麦冬 川贝母
       朱(带城桥,二十三岁) 阳虚胃痛,用辛温见效。街衢往来秽气,内入伤阳,痛再作,先驱秽浊(别开生面,此新秽触动夙病也。)
       苏合香丸
       姚(二十三岁) 精血损伤骨痿,庸医都以辛苦药酒,病不能去,反传胃口,无治病快捷方式,理胃为先。
       仓廪汤
       徐(三十九岁) 劳形阳伤失血。
       小建中汤去姜
       王(四十五岁) 暑风能蒸热,不能解热,即是热伤气分。粗工以血药之滋,未读暑病诸集。
       绿豆皮 灯草心 鲜骨皮 竹叶心 经霜桑叶
       王(五十八岁) 气恼而起,肝木犯胃,胃气逆翻呕食,其涎沫即津液蒸变。仿仲景胃虚则客气上逆。
       旋复代赭汤
       刘(四十岁) 疝瘕由客邪凝结经脉,用毒药锋锐,走而不守,气血通行乃解。
       王 酒力湿热下注,蒸血为脓,疡溃半年,气血皆损。麻木不仁为虚,当以两补气血,勿以温燥(老笔。)
       天真丸
       除 诊右关前弦动,述右胁胛下似胀不舒,思少阳阳木必犯阴土,木郁土中,温开不应。议解郁安中(立方清真。)
       人参 茯苓 柴胡 白芍 神曲 生姜
       李(部前,三十六岁) 自说本来无病,饮药酒反病,乱治遍尝寒凉温热,致胃口大伤。
       近加丧子,目瞀胞垂,无治病方法。
       疏肝散
       孙(二十六岁) 劳损未复,少年形瘦减食。
       归建中汤
       顾(盘门) 向饥时垢血通爽,饱时便出不爽,此太阴失运矣。首方理湿热,继用固肠滑,皆不效,议辛甘运阳。
       理中汤去参,加桂元肉。
       谭(仙人塘,四十八岁) 凡劳必身心皆动,动必生热,热灼络血上溢,肉瘦脉数,中年生阴日浅,可与甘寒润剂(甘寒以生胃阴,人身阴液无不从胃中敷布,先养胃阴,由中宫渐敷四脏,至理存焉。)
       生地 麦冬 扁豆 北沙参 甘蔗汁 白玉竹
       王(六十三岁) 色苍瘦,目黄脉弦,向来气冲脘痛,今痛缓气冲至咽,是左升肝气太甚,右降肺气不及。大旨操持运机致病。
       枇杷叶 黑山栀 川贝 苏子 降香木 新会皮 炒桃仁
       赵(五十岁) 下焦冰冷,睾丸偏大。
       川乌头 舶上茴香 川椒 葫芦巴 川楝子肉 吴茱萸 熟川附子
       黑豆汁泛丸。
       陈 心虚忡悸,君相多升。
       生地 天冬 茯神 柏子仁 枣仁 炙甘草
       沈(新市,三十四岁) 产后不复元,血去阴伤,骨热。大凡实火可用清凉,虚热宜以温补。药取味甘气温,温养气血,令其复元(至当不易之论。)但产伤之损,蓐劳病根,全在肝肾,延及奇经八脉,非缕杂治所宜(肝肾与奇脉原属一家,然伤必由肝肾而及奇脉,更深一层矣。)
       人参 鲜河车 枸杞 紫石英 茯神 紫衣胡桃 归身 淡肉苁蓉
       周(嘉兴,四十一岁) 少腹痛坚,攻及当脐,每午后必痛,气胀贯串腰尻环跳肉腠之间,肌肤亦渐浮肿,再问经事愆期,仅仅些微黄水,是阴寒已入血络,病必起于产蓐(诊视清真切当,老笔纷披。)经后连累奇经八脉,身伛不直,俯不得仰,肝肾入奇脉之见症(肝肾入奇经,又深一层矣。)
       炒枯肾气汤
       戈(木渎,二十四岁) 经水不来,是络脉无血。古云气旺血自生,大忌通经(此纯虚症也,认得清。)
       人参 茯苓 麋茸 归身 桂心 羊肉 胶丸
       张(万年桥,二十八岁) 半产重于大产,左胁有形,是气乘肝络,攻之则变中满。从前胎坠,寒热呕逆,震动之伤(言言警策,)当培养气血,不可怠忽,不致劳怯(每见阳气震动,虚人一经寒热,营卫真气立散,不可复收,故当用补法。)
       归身 鳖血制柴胡 广皮 南枣肉 白芍 茯苓 蒸于术 炙甘草
       封(泰兴,三十七岁) 十年前夜饱,凝滞食闭(不是肝气阻逆,即是脾不健运,)气物遂胃,脘痛呕吐,病中腹大如怀妊,得气下泄而胀消,经准不育,来必腹痛。久病焉有速效,祛寒凝开气为主(前因肝逆,继为中虚,终致寒凝,病机历历。)
       吴萸 秦椒 川楝子 高良姜 延胡 莪术 香附 山楂
       姜汁泛丸。
       陆(虎邱,二十一岁) 肾肝内损劳怯,必致奇经失职。俗医混称阴虚,仅以六味,曰补阴和阳,益脏泄腑,此时仲阳非为阴损而设(重方力大,借资于人者半,谓竹破竹补)
       河车 坎气 紫衣胡桃霜 人参 茯苓 五味子 人乳粉 秋石
       沈(齐门,三十岁) 上春产蓐无乳,已见乏血虚象(拿定主见,)延及年半,经水不来(此纯虚之症,)少腹瘕气有形。病患自述背脊常冷,心腹中热,视面黄色夺,问食少不美。
       夫督脉为阳脉之海,由腰而起,齐颈而还,下元无力,其脉自背至颈,阳虚生寒。任脉为阴,海冲乏贮血气,入脉络为瘕。考《内经》、《图翼》,病机宛然在目,此产损蓐劳,非是小恙。无如医不读书,见寒热经闭而妄治,淹缠成损而已(药方总切定下元无力主治。)
       人参 小茴拌炒当归 枸杞 鹿角霜 桂枝 沙苑 白薇
       庚(太平,四十九岁) 右胁有形,渐次腹大,每投攻下泄夺,大便得泻,胀必少减,继而仍然不通,频频攻下,希图暂缓。病中胀浮,下焦加针刺决水,水出肿消,病仍不去。病患六载,三年前已经断。想此病之初,由肝气不和,气聚成瘕。频加攻泻,脾胃反伤。古云:脐突伤脾,今之所苦,二便欲出,痛如刀针刺割。盖气胀久下,再夺其血,血液枯,气愈结,宜通宜以利窍润剂(初由瘕病蛮弄,成胀,先伤气,继伤血,血液既伤,而气愈结,以致二便痛艰。到此地步,非宣通利润更有何法?此相时度势而占得好地步也。)
       琥珀(一钱) 大黑豆皮(五钱) 麝香(一分) 杜牛膝(一两)
       二便通后,接服
       茺蔚子 郁李仁 杜牛膝 当归 冬葵子
       邱(钟由吉巷,四十七岁) 病患述自腰以下颓然痿 ,肌肉麻木枯寂,二便皆不爽,上下气不接续。显然崩漏亡血,阳不下交于阴(凡自觉呼吸上下,气不接续,总是阳虚不下交于阴,)中年日就衰夺,惟辛补润燥,冀络气顺利,乃久病之缓调(久病之缓剂精极。)
       松子仁 柏子仁 郁李仁 冬葵子 枸杞子 肉苁蓉 桑寄生 黑芝麻
       施(刘真巷) 经漏脐下如卵形,已见血损气结,冲脉为病,女子瘕聚带下,少腹形象是也。血伤忌投气燥,温热血药,不取沉滞,血中宣气为主(既总燥热,复避沉滞,血中宣气,治瘕初起良法。)
       南查肉 茺蔚子 新绛 青葱管 生香附
       徐(太仓,十八岁) 每交五六月(治此症专着眼五六月三字,)喉间宿病,蛾发既愈,仍有鼻塞火升,上热下冷,经水或前或后形瘦脉小数,是阴弱不旺,肝阳左升太速,右降不及。夏季阴伏于里,阳泄上浮,致病发因由。
       阿胶 石决明 丹皮 生地 天冬 黑豆皮 银花 白芍 丹参
       陈(白莲桥,十四岁) 室女无温热药之例,视色夺脉弱,下焦未寒先冷,经事淋漓,是冲任虚冷,二气不交,冬宜藏阳,用温摄升阳(温以摄下,阳自渐升,有二义,常法不可拘也。)
       麋茸 鹿角霜 紫石英 人参 归身 枸杞 沙苑 小茴 蛇床子
       沈(槐树巷,二十二岁) 自交秋初,皆令阴阳巅胀失血,三月怀妊,法当养阴固胎。
       人参 黑壳建莲 子芩 阿胶 生白芍 桑寄生
       气有升无降,故得泄泻反爽,背椎必槌摩而胀减。盖脏阴之热,鼓动经腑中气,皆逆行上巅。春间经漏,议进滋清补方,亦从权随时令也。暑伏已过,肃降未至,以顺天之气,应乎人身推求。
       川黄连 广藿香 生麦芽 茯苓皮 莪术汁 胡黄连 泽泻 南查 丹皮
       居(胥门,六十岁) 女人多产,奇经八脉诸络患病,五液走泄,殆尽而枯。年已六十,反患淋漏带下,大便日见枯涩,少腹形膨 胀,血液难生,气散不收,日服炒枯肾气汤一剂(多产体气已惫,至衰年下焦关闸已撤,日饵温补,苟延残喘而已。)
       老年精气神衰,即日饵参、苓大药,不过仅仅支撑一日。盖真气真精已衰,大补亦不甚浃洽耳。
       徐(北马头,十八岁) 非但经水不来,食下脘中(二字不可略)即痛,是肝胆气热逆乘,致胃气亦逆。问大便渐溏,木侮土位,且形瘦内热,凡理气多属辛燥,明理欲治病,先理体质之宜忌。
       白芍 炙甘草 新会皮 生谷芽 炒焦丹皮 炒桃仁 茯苓 查肉 生香附 莪术
       邵(枫桥,二十八岁) 每怀妊百日内即产,已历十余次矣。今春溲溺如淋,入夏若崩若溺半月,半月后经水又来,上午少瘥,临晚夜深,频频至圊,溲溺滴沥酸痛。夫胎濒二三月,足厥阴肝病,且胎形渐重,任脉不固,下坠血伤液枯,阴气不收,此溺淋是肝肾阴虚(认清病根。)庸医清火分利,更夺真阴。半年缠绵,致难以速功。养阴方中忌投酸味,令人癃闭。
       细生地 黑豆皮 生鸡子黄 清阿胶 人中黄 川石斛
       李(用直,三十三岁) 凡女科有胎气,以立基为要。恶阻呕吐酸味,是热化,安胃调气。
       人参 竹茹 茯苓 半夏 金斛 生姜
       钮(吉安州,三十五岁) 女科肝病最多,产后必病及八脉,即如少腹聚瘕,瘕气攻心下必呕吐,逆上则咽喉闭塞。经水年半不来,越日必有寒热。凡下焦血病为多,瘕属气结, 为血痹,病在冲脉,阴维阳维脉中混杂,医药焉得入奇经。
       地鳖虫(一两) 延胡(一两) 山楂(一两) 桃仁(五钱) 莪术(五钱) 金铃子(五钱)
       麝香(三钱)
       共为末,用青鳖甲五六两,去衣捣碎,用无灰酒煮汁一杯,和前药末为丸,每服二钱,益母草汤送下。
       要知瘕不可攻, 乃可攻耳。瘕属气结,亦由少血,故气聚而结。至于 为血痹,非攻不散,总是下焦血病为多耳。
       钮(荡口,二十四岁) 六年前产儿,自乳年余,乳汁涸,病起延绵,至今食少如饥,仍不加餐,经水不调,色黑微痛。盖病根全在乳尽,亡血形瘦,火升失血,劳怯阴伤(妇人生子自乳全赖善饭,生血复脉养阴。)
       人参 阿胶 白芍 细生地 炙甘草 桂枝
       庚(四十九岁) 瘕结阴络,络病善胀,自古及今,无硝黄攻伤其阴之理。腹胀忌咸,谓水寒逆犯脾阳,此胀误在频频攻荡,阴亡液损,二便不通。内经谓食酸令人癃闭,医药言食酸忌咸,乃目不知书。
       桑叶 柏子仁 松子仁 黑芝麻 青果汁丸。
       处方以阴亡液损着笔,此症是不忌咸而忌酸者。
       吴(枫桥,二十五岁) 药气味杂乱恶劣,胃口久受其苦伤,致食即呕吐,非反胃也。穷其起病根由,原系心境愁肠,气热内蕴,血液日干。若此年岁,久不孕育,多以见病治病,未着未适调经理偏之旨。今入冬小雪,从液亏不主恋阳,预诊春木萌动,转焉发病之机(凡心神谐畅,同血自充旺,以心生血主血也。忧愁思虑则心营不舒,血不肯生。又有郁火以煎熬,焉得不日就干涸,木无滋养,发病最为易事。清而腴药味纯粹以精。)
       阿胶 人参 生地 杜仲 茯神 天冬 杞子 桂元肉 桑寄生 太麻仁
       另用乌骨鸡一具,去毛血头翅足肚杂,漂洁,用淡水加无灰酒一碗,米醋一杯许煮烂,沥去肉骨,取汁捣丸。
       巽为风,鸡属巽卦而应风,本肝家禽也。乌骨则更入肾矣,乙癸同源之味,兼以全具,元气充满,从肝肾源头,鼓动生阳,气味俱全,则补益力量更大而神矣。况血肉静中有动,生机跃然者乎。
       朱(八圻,十六岁) 女子十四而天癸至,以禀质为阴,二七少阳生动,阴体以阳为用也。父母有病而生属乎先天,即良医妙药,弗能疗疾(先天禀薄,药用清补。)如苗禾秀而不实,树果将成自坠耳。庸人不识其故,徒以清热治嗽,坐困胃口,而致凶者屡屡。
       生白藕 桑寄生 清阿胶 天冬 云茯神 甘州枸杞子 桂元肉 大元生地
       先天禀薄,生化之机不旺,即用补剂,亦当量力清养。力量浅薄,浊腻艰于运化。
       曹(长善 ,二十二岁) 产后寒入胞门,经水逾期不爽,少腹瘕形渐大,面色清 肉瘦,自上秋产蓐瘕起,今夏诊二次,议以瘕属气结,用大全方葱白丸,暨乌骨鸡煎丸,温通冲任脉,令气血自和。两方不效,是下元虚冷,再攻必变胀矣。
       人参 云茯苓 交桂心 生蕲艾 当归身 鹿角玄霜 小茴香 生香附
       因在少壮,用药逐层走进,便有次第,不致动辄蛮补。
       袁(四十五岁) 平日郁气化火,久则深藏入阴,三时温暑湿热,异气有触,伏热内应而动,是气滞为胀,湿郁为泻。热移于下,湿腐侵肌(一气贯注,倍见精神。)凡湿与热,皆气分病,既久蔓延,延及血分,自深秋经逾旬日,越两月不来,而消渴形寒,足胫跗骨中热灼燥痒。大凡风热淫于内,必以甘寒,乃和梨汁、蔗浆之属。盖胃阴制伏肝阳内风之动,正合《内经》和阳益阴,肝胃忌刚之旨。
       日间服桑麻丸,用青果汁丸,夜服梨汁、蔗浆熬膏。
       五行木气克土,盖木得水土滋养,土膏尽为之吸取,实是土中升发木气,长养栽培,使之畅茂条达,即是木克土也。胃中津液充裕,肝木从兹吸取,滋和畅遂,即是斯义。
       胃中阴液充旺,足供肝木滋养,而肝风不动,盖土中升木,乃是木克土也。
       汪(二十八岁) 视色究脉,损在奇经诸脉,晨起瘕泄,交晡夜溺淋痛楚,任督为阴阳二海,脂液枯竭,由阴损损及乎阳,引导令其渐交,非时下可以速功。
       人参 鹿茸 舶茴香 龟板心 生菟丝子粉 归身
       用生羊肾十二枚,去脂蒸烂捣丸,另煎漂淡鲍鱼汤送三钱(即是导引法。)
       药之气味,都用与奇经气味相类之品以治,引导奇经之妙,所谓异类有情,竹破竹补之法也(病在任督,绝不用地黄、杞子、山萸通套补药,取血肉而遗草木,真认定奇经任督而导引也。)
       周 情志易生嗔怒,肝胆木火上攻,胃脘心悸忽嘈,手抚动跃。夫动皆阳化(动皆阳化四个字启人聪慧不少,)沉香、肉桂辛热,肝有摧捍恶燥之累,非入理也(药味清真。)
       柏子仁 归须 桃仁 大麻仁 南查肉
       周(四十一岁) 两三月经水不来,少腹痛胀下坠,寒疝属虚,当与金匮当归羊肉生姜汤。疝为阴寒侵入肝络,其原起于络血衰少。若用刚猛热药,势必辛燥,肝为刚藏,益其震烈,大非所宜。惟羊肉柔温,味浓归阴,气臊入肝,以血补血,使肝络温和,再以生姜散寒,当归通络自愈。
       张(刘真巷,三十七岁) 上年五个月,已小产二次,再加冬季伏侍病患劳乏产虚在阴,劳伤在阳,咳嗽吐粘浊沫,咳逆上气必呕食。凡食入胃传肠,此咳是下虚不纳,气冲涌水上泛,奈何庸医都以消痰清肺寒凉,不明伤损阴中之阳,必致胃倒败坏。
       桂苓甘味汤
       下虚不纳之人,每阴气上逆,阴液汜滥,吐粘涎浊沫,皆是阴邪上逆所化。
       顾(松江,三十三岁) 形似壮而肌肉松软,脉小促,按之无力,问壮年未有生育,明明肾虚,真气不摄,血随气升而溢,龙火熏蒸为咳,先议用熟地 萸肉 山药 丹皮 茯苓 泽泻 牛膝 五味
       肾中真气充旺,不但气不升而血宁静,并能收摄精气而结胎矣。
       范(二十五岁) 惊恐悲哀,伤于情怀内因,络病当以血药宣润,不必苦辛气燥。
       炒桃仁 黑芝麻 归须 柏子仁 苏子 冬桑叶
       周(东汇,二十一岁) 此情怀多嗔,郁热自内生,经来愆期,心嘈辣,腹中痛,干咳忽呛,皆肝胃气热上冲,久则失血经阻,最宜预虑(治肝须得清凉。)
       小黑 豆皮 细生地 清阿胶 生白芍 云茯神 漂淡天门冬
       巴(西沿塘,三十四岁) 十年前产育,即经候不和,带下腰椎酸垂,少腹刺痛,损伤奇脉,已非一所。凡先伤于阴,例取温柔,佐以凉肝,合乎通补。谓经水必循日月耳(补必兼通,天癸无愆期之虑。)
       女人月事应, , 期,虽曰血液走漏伤阴,然肝阳亦从兹下泄,水气疏达,自无逆冲之患。况体阴抱阳,有天癸以流行,阴阳尚无偏胜,足征二气交充,故女人月事时下,纵有他病,尚可图治耳。
       丁(二十五岁) 蓐劳自春入秋,肌肉消,色萎黄,外加微寒,心腹最热,脏阴损不肯复,气攻络中,腹有瘕形,血空气聚,非有物积聚也。
       人参 煨木香 茯苓 生菟丝子粉 炒小茴 炒当归
       此病先用辛温入络散瘕,继以滋养阴血为周备。
       血空气聚四个字,形容瘕病之所以然,深入显出之笔。
       邱(钟由吉巷,二十八岁) 凡交三月胎殒,是足厥阴肝阴内怯,热入于阴,冲脉胎形渐长,任脉不司挡任而坠,见症脊椎尻垂,腰酸痿弱,肾肝奇经虚不摄固。议孙真人方。
       桑寄生 清阿胶 生白芍 细生地 蕲艾炭 条黄芩 砂仁末 当归身
       尤(神仙庙前,四十三岁) 漏经四十余日,色瘀腐成块,病中动怒,遂胸膈胀闷且痛,少腹胀满,瘀下稍宽,医治漏血,投地、芍、归、胶,下焦未沾其益,脘膈先受其滞。宗经议先理其上(阅宗经议三字,总见郑重分明之意。)
       生香附汁 南查 苏梗 生麦芽 桃仁 延胡
       徐(三十五岁) 少壮从不生育,冲任脉中久虚,六七年少腹有形,日渐坚大,口食寒凉泄泻,是下焦阳衰冷,浊气聚成瘕。庸医希图宽胀,久服平肝破气,气愈损,坚胀愈加。
       炒枯肾气汤
       袁(同里)经年累月宿恙,全是郁勃,内因五志中之阳气有升无降,故得泄泻反爽,背椎必捶摩而胀减。盖脏阴之热鼓动,经腑中气皆逆行上巅。春间经漏,议进滋清补方,亦从权随时令也。暑伏已过,肃降未至,以顺天之气,应乎人身推求。
       川黄连 广藿香 生麦芽 茯苓皮 莪术汁 胡黄连 泽泻 南查 丹皮
       马(常熟,三十二岁) 寡居无欢悦之意,肝胆中郁勃气火,直上直下,莫能制伏,失其所泄之用,小溲成淋,谓肝脉环绕阴窍,用龙胆泻肝汤(直捷痛快,但不留余地耳。)
       唐(常熟,二十七岁) 疟母瘕聚有形,治必宣通气血,所述病减,已是产虚,八脉受损,不敢攻瘕。
       当归生姜羊肉汤
       朱(吴江,十六岁) 天癸从未至,肉瘦色悴,呛嗽着枕更甚,暮夜内外皆热,天明汗出热减,痰中或稠或稀,咽中总不爽利,此先天所禀最薄(便是主见。)既长真阴不旺,阴虚生内热,怡悦勿攻针黹,必要经来可得热除,即世俗所谓干血劳怯。
       复脉汤去麻仁
       恐其滑肠而阴药不得停留滋补也。老手胜人处在此。
       王(无锡) 冲脉为病,男子成疝,女子带下瘕聚,经水仍来,是气攻入络脉为有形矣。
       况产后又十六年不育,冲任病显然。
       小茴香 川楝子 橘核 桂枝 茯苓 南查
       凡食入脘中即痛,必是肝火上逆阻滞。若食入胃中而痛,则积滞为患居多。
       方(长 ,三十岁) 络脉少血,气聚形象,升降而动,起居如惊(肾主恐,下元虚乏显然。)跗踵乏力登高,久已未育,乃下焦肝肾虚损,累及八脉(可谓峻补。)
       紫石英 巴戟肉 归身 鹿角胶 白石英 淡苁蓉 枸杞子 杜仲
       羊肉肾丸
       叶 自五月间生产,将交白露,日泻五六次,每泻必先痛形寒战栗,气冲入脘欲呕,脉来右濡,下坠入尺,以冷湿挟阴浊,致阻遏阳气流行(脉症如此,虚寒显然。)法当辛温宣通阳痹。
       炒黑川椒 煨广木香 天台乌药 川楝子 生益智仁 生香附
       气浓味薄,专主温通,更妙川楝一味,阳中有阴。
       沈(桐泾桥,四十五岁) 经漏已三年,淋漓带下黄白,视色脉不受温暖,固下汤散力量难以直达冲任。古局方中有震灵丹,每早服六十粒,是固奇脉药,可使其缓。欲求全愈。非大剂人参不可。
       包(十八岁) 经阻三月,咳嗽失血,交夜蒸蒸身热,脉来左搏而促,是阳气烦蒸,致逆诸络,血液不得汇集冲脉,秋深经水不来,必加寒热瘦削,称干血劳矣(老笔确凿。)
       生鳖甲 全当归 生白芍 粉丹皮 原生地 茺蔚子 南查肉 生麦芽
       仰(三十岁) 产后自乳,三年肉消,夜热咳嗽蓐劳,皆产伤真阴,阴虚生热,络中无血,气入络,变化有形,为气聚之瘕。医攻瘕则谬,理嗽亦非。以下损之伤在肝肾,奇经之虚,肺药寒凉,望其止嗽,嗽必不效,胃伤经阻则凶。
       炙甘草汤
       冯(十四岁) 室女经初至,必是畏热,因热受凉,致冲任伤,遂经漏不已。血色凝紫,腹中仍痛,是从前经至失调所致。和血脉之中,必佐阴中之阳勿腻滞者,问痛得按姑缓者属虚。
       当归身 炒小茴香 甘枸杞 真沙苑 人参 鹿角霜 交桂心 紫石英
       问及得按姑缓,用药温而不腻,何等细密。
       陈(二十九岁) 产后二年,经水不转,呕涎沫不饥,喜酸味,肝阴久虚,伤损在下焦,阳气逆乘,头巅晕痛(惟晕而痛,乃知阳气逆乘细极。)议用酸甘,化阴和阳。
       原生地 白芍 乌梅肉 大麻仁 炙甘草 炒焦枸杞 漂淡天门冬
       凡清阳主上升,浊阳主下伏,所谓逆乘,乃下焦浊阳耳。
       蔡(四十四岁) 上年产后致损,所见皆由肝肾阴虚。忌与燥热,见崩漏虚热,骱肿寒热,不必缕缕。
       清阿胶 云茯神 细生地 生白芍 粗桂枝木 炙甘草
       方(五泾庙前,二十六岁) 死胎至旬日乃下,必有尸秽浊气,留着冲任脉中,至今黄白淋带,病患说腰已下冰冷,大便久溏,产后刚药难用,用朱南阳方法。
       鼠粪汤
       以秽治秽,与前阿魏丸治痧胀,同一巧思。
       俞(申卫前,五十岁) 任督失挡任督摄之司,脂液暗消不禁。八味丸可以常服,再议因奇脉方法以佐之。
       鹿茸 补骨脂 人参 生菟丝 覆盆子 锁阳
       顾(二十二岁) 产后形肉日瘦,经水逾期,此属内损,问经来无痛,与方书气滞经迟迥异,养肝调冲任可矣(经来无痛而逾期,乃内虚少续耳。)
       乌骨雄鸡 原生地 枸杞子 白芍 桂元肉 当归身 紫丹参 柏子仁 云茯苓
       朱(徐家湖头,三十五岁) 操家劳烦,过动内起之热,皆情怀中来。热灼血伤,经水愆期,食少干呛,难用通经峻克,居家安间,不致骤成劳损。
       资生丸
       闵 既产已过十年不孕育,经将至,周身脉络牵掣,腹中不和,若用力劳瘁,即起寒热,乃经后劳乏,奇经益损。当安逸一年,络血宁,八脉自苏。愚人遍尝药汤,不知养病大旨,损不能复,劳怯莫救。
       鹿角霜 枸杞子 小茴香 当归 沙苑蒺藜 南查肉 茯苓 香附
       邱(钟由吉巷,四十七岁) 十年前小产血崩,损伤未复,家政操持,形神俱不获安养。
       上年夏秋漏带,久矣淋漓。不但肝肾脂液先竭,奇经与诸络无血存蓄(说得透彻,风雅宜人。)气冲犯上,气攻聚络,为胃脘刺痛,胁肋高突,更推下焦寒冷,腰围如带拘缚,两足麻木,践地痿软,二便塞窒不爽,五液枯槁,至阳不交于阴,有关性命大症。病患说一年尝药,从未见效,更有医见痛用沉香者。凡血枯液涸,香燥大忌,姜、桂燥烈,亦非亡血所宜。姑以血肉参入人参,若春和温煦,草木借以资生,血有形难生,益气无形,以充有形耳。
       人参 当归身(小茴拌炒拣去) 羊肉肾 肉苁蓉 枸杞子 真沙苑 黑芝麻益血中之气,自然云雾致白露也。
       钱(二十四岁) 上秋产蓐,自乳伤血,夏热泄气,一阴不复,入秋咳嗽,震动失血,饮食不少,经年不致凶。既已断乳,必在冬前经转可卜,春深不致反复。
       茯神 炒白芍 钩藤 炒查 炒麦芽 焦丹皮 新会皮
       伍(葑门,二十二岁) 上年秋冬经漏带淋,初用震灵丹,继进参茸,升阳佐温摄而安(方药细密。)自夏五月咳嗽,已至秋分,咳甚必呕。腰脊如坠,问经闭已两月,显然下虚冲气,天明欲便,乃瘕泄之渐。
       附都气丸(三钱)
       陆(葑门,二十五岁) 未嫁有喉痹,上热下寒,由情志郁勃之热上灼。有升不降者,情志无怡悦之念,遣嫁宜速,医药无用(王道本乎人情绝妙,开郁散结方。)
       川贝 夏枯草 连翘心 钩藤 江西神曲 茯苓
       张(三十九岁) 半产是下焦先虚,血少内风鼓动眩晕,腰椎不和,胃弱恶心,勿以温燥(眩晕总是内风鼓动。)
       茯神 阿胶 川斛 天冬 生地 女贞子 枸杞子 菊花炭
       杜 少腹气冲胃脘,每痛呕恶,吐粘涎,三年频发,少腹已结瘕形,月事迟,肝胃病始伤及冲脉,病是嗔忿而得,治法不越调经。俾气血流行,不致逆攻犯络,《内经》论痛,皆曰络病,医药不入络脉,乃无效矣。
       南查肉 小茴香 延胡索(醋炒) 蓬莪术 川椒 金铃子 生香附 云茯苓 青葱管赵(杨安 ,十九岁) 惊恐起病,遇怒而发肝厥,乃阳气暴升,痰随气火上举,神识乃迷。近加小产后,必须养肝阴,佐入凉肝。
       原生地 茯神 清阿胶 天冬 柏子仁 白芍 入中白 紫丹参
       治肝必佐以清凉,故即温肾药内,必佐凉滋一二味,所以养胃液而清肝阳也。
       惟阴阳并衰,生气索然者,始专主温热耳。
       王 脉虚数倏,寒热口渴思饮,营卫失和,阳明津损,初因必挟温邪,不受姜、桂辛温。有年衰体,宜保胃口,攻伐非养老汤液也。
       沙参 花粉 玉竹 甘草 桑叶 甜杏仁 元米
       陈 脘中宿病,痛发呕吐黑水,五六日方止。诊脉左大而弦,肝木犯胃,浊气厥逆,大便数日不通,久病必在血络,久郁必从热化。用苦辛泄降,少佐通瘀。
       川连 金铃子 山栀 元胡 半夏 橘红 桃仁
       陆 春阳萌动,气火暗袭经络,痛在板胸,左右胁肋,皆血络空旷,气攻如痞胀之形,其实无物。热起左小指无名指间,手厥阴脉直到劳宫矣(劳宫穴在手掌。)养血难进滋腻,破气热燥非宜,议以辛甘润剂濡之。
       柏子仁 桃仁 桂圆 茯神 山栀 橘红
       顾 左耳窍汨汨有声,左胁冲脉波起欲胀,肝脏血络大虚,气偏乘络,络空为胀,当年痛发,用归脾最安。但 术呆守中上,似与气升 胀相左有年。奇脉已空,以宣通补液,使奇脉流行,虚胀可缓。
       杞子 归身 柏子仁 桃仁 桂圆 鹿角霜 小茴香 香附 茯苓
       吴 肝血久空,阳明胃脉亦虚,肌肉肤胀,气聚热流着,自觉热炽,不可作实热治。通经脉之壅,仍佐和血熄风,使内风稍宁。望其稍逸。
       杞子 白蒺藜 虎骨 牛膝 天冬 生地 归身 柏子仁
       周 情怀动则生热,是五志气火上灼心营,肺卫 痛,鼻渊咽中似窄,只宜甘药濡养,莫见热而投寒。
       人参 麦冬 川贝 柏子仁 茯神 甘草
       朱 大队阴药,佐以人参 诚为阴分益气之法,服之热疖累累而起,恶露缓缓而下。扶正却邪,并行不悖。今谷食已安,谅无反复。然难成易亏之阴,须安养可望图成。倘加情志感触,轻则奇经淋带,重则髓枯内损。
       苏 老年阳气日微,浊阴自下上干,由少腹痛胀及于胃脘,渐妨饮食,痞散成鼓矣。法当适阳以驱浊阴。倘昧此旨,徒以豆蔻、沉香破泄,耗其真气,斯胀满立至。
       熟附子 生干姜水煎滤茶盏内七分,调入生猪胆汁一枚,以极苦为度。
       王 胃弱不食,脾虚便溏,由脏气单薄,府阳遂失流行,结痂之际,当进清凉宜解,乃论论其常也。凡重痘得自愈者,正气收纳,邪热外泄,一定之理。今乃体虚邪未尽解之症,犹非纯补纯攻。
       人参 焦术 茯苓 白芍 川连 楂肉 广皮 泽泻 米仁
       陈(四十八岁) 遇烦劳必脘中气窒噎痛,望五年岁,不宜有此。
       桂枝栝蒌薤白汤
       吕(北濠,二十八岁) 暑邪先受,饮瓜汁水寒,胃口再为冷湿凝着,此疟是脾胃病。舌白背寒,从里症治(表里辨别明确,都用里药。)
       杏仁 荜茇 广皮 浓朴 草果 白蔻仁 桔梗 枳壳
 
 
       叶氏《临证指南》一书,风行海内,操轩岐术者,恒家置一编。说者谓中多赝鼎,命意立方,间有可议,实非当时之定本也。曩从贝师游,有叶先生手写方数页,治法入神妙,字迹亦苍劲及古,闻先生家,别有存本相承,洎六世不以示人,乃真洄溪所评定者。咸丰初,粤逆扰吴下,其家中落,货大书簏于市,故纸充塞,检之则是书在焉。振家以浓币易归,如获波斯鸿宝,只身窜海上,抱书以行。人或讥诮之,罔顾也。今忽忽垂三十年,振家亦老矣,脱终失坠,岂非先生之罪人欤。先生元孙讷人,曾刻《医案存真》,而此书未尽刊入,藏为家秘。爰属及门诸子,详加校订,以公斯世。先生之真传不泯,亦振家之幸。振家尝叩先生之书而讨论之,偶有所得,附赘于上,聊以醒读者之目。先生达于医,着述不多见,晚年求医者,户限欲穿,鲜着书暇,其温热论数则,赴证洞庭山极闸人成于舟中者,余无所传。
       光绪十四年戊子仲冬吴县后学张振家跋
 
 
脏腑机能调整 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如侵权到版权,请与王英华一脏腑机能调整网站联系,将及时删除!
联系人:王英华 手机:13869388629
您是第 位访客 鲁ICP备081069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