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脏腑文化 技术交流 英华随笔 寿世保元 小儿推拿 作者采风 资源共享 留言板
您的位置:首页-资源共享
《徐批叶天士晚年方案真本》(中)
发布时间:2013/4/30 1:19:58     浏览次数:1363
加韭汁十五匙。
       是系厥阴结闭冲逆,以通幽法疏泄厥阴,遂其性而病自已,决不可投香燥也。
       孙(二十二岁) 胸中乃清阳游行之所,少年气弱,操持经营皆扰动神机,病名胸痹。仲景轻剂通上焦之阳。
       薤白 桂枝 半夏 生姜 茯苓 白酒
       申(余杭,二十六岁) 劳病水枯肾竭不治。
       猪肤汤
       曹(西山) 炎日远行,热入络动血,入冬间发,乃身心不安逸,阳亢阴虚。
       天王补心丹
       方 面肿气喘,呛不止,音渐哑,周身之气降,全在乎肺。酒客久蓄之湿,湿中生热,气必熏蒸及上,肺热为肿为喘,声音闭塞矣。按《内经》云:湿淫于内,治以淡渗,佐以苦温。渗则湿从下走,酒客恶甘宜苦,温以通湿,湿是阴邪耳(湿不下行,聚于中宫,化热上蒸,熏灼肺气上逆,气机失降,见症如是。)
       活水芦根 米仁 浓朴 滑石块 浙茯苓 杏仁
       六味药俱降下渗湿之品。
       邹(四十六岁) 辛能入肾,肾恶燥。凡辛能入血,则补辛以气走,通泄则燥伤肾阴。方中仙灵脾泄湿,半夏远志辛燥,由阳直泄气至下,人参、五味生津,亦为邪药之锋甚所劫,何愦愦乃尔(此案未详病形脉症,但究误治药味,想是阴虚症耳。)
       人参 茯神 天冬 熟地 五味 柏子霜猪肾捣丸。
       项(二十七岁) 失血如饥腹痛,是烦劳致伤,见血投凉,希图降止。乃胃伤减食,其病日凶。(烦劳者,必伤脾胃之阳,绝不用腻药。)
       熟地炭 湖莲肉 山药 茯神 芡实 炙草
       张(蠡墅,四十七岁) 两月昼热夜凉,咳嗽喘急,是中年劳碌伤气,忌酒发汗甘温益气。
       人参 炙甘草 薏苡仁 白芨
       蜜水炙黄
       方(三十六岁) 脉细小垂尺,身动喘急,壮年形色若巅老,此情欲下损,精血内枯,气撒不收。(气撒不收,四个字说得极精透。)夫有形精血,药不能生,精夺奇脉已空,俗医蛮补,何尝填精能入奇经。
       人参 胡桃肉 茯苓 补骨脂
       河车胶丸
       钱(四十岁) 情志郁结,是内因生胀,自投攻泻,胀加溺闭,已属痼疾难治。议通下焦之阳。
       生附子
       去皮脐切小块,炒极黑色三钱,水一盏,煎至四分,入童便一小杯,猪胆汁一个。
       何(南濠) 甘温益气见效,粪后肠血乃营虚。
       下药饴糖浆丸
       人参 白术 归身 炮姜 黄 黄精 炙草 白芍
       施 阳明之阳已困,胸胀引背,动怒必发,医药无效。
       人参 熟半夏 生白蜜 姜汁 茯苓
       大半夏汤加味。
       吴(江阴,十六岁) 十二年春夏发疮,内因之湿,本乎脾胃,忌口可愈。
       生真于术(一斤) 白蒺藜(一斤)
       用糯薏苡仁十两煎汁泛丸(方药极精)。
       王(三十二岁) 湿去八九,前议运脾安肾,治本既乏人参,双补未合,况屡见黄色,仍以脾胃之法。
       生于术,生杜仲 泽泻 茯苓 米仁 川斛
       水泛丸。
       陆(陕西,三十八岁) 血脉有热,外冷袭腠,气血不和,凝涩肌隧,遂见瘾疹。凡痛多属冷闭,痒由热熏,渺小之恙久发,欲除根不易。平时调理,忌食腥浊,发时用凉膈散,二日愈时,用和血熄风。
       连翘 生甘草 炒黑山栀 赤芍 薄荷 桔梗 枯芩 生大黄
       接用丸方 黑豆皮汤丸
       首乌 胡麻 当归 松节 茯苓 地肤子
       戴(枫桥) 咽痹痰咸,是肾虚水泛,下焦少力,浮阳上升,阴不上承,以咸补甘泻实下(甘守中,咸润下。甘能化咸,土制水也。中宫既培,咸味自当趋下,不上泛矣。)
       熟地 远志 苁蓉 茯苓 青盐 骨脂 胡桃
       红枣肉丸。
       苗(三十六岁) 痛起寒月,胃脘贯及右胁,腹鸣攻至少腹,少腹气还攻胃口,呕吐酸浊,或食或不食,三年之久。病由胃络逆走入肝,肝木复来乘胃土,主以辛热,佐以苦降。(土气先走入木中,是为侮其所不胜,故曰逆也。总是胃中寒胜,故引入厥阴。厥阴不受,仍还乘胃土耳。治法极为周密。)
       吴萸 良姜 茯苓 川楝 延胡 莪术
       荻(二十四岁) 左搏尺动(脉理深微,)肝肾阴伤,血后干呛,夜汗阴火闪动,阳不内交,虚怯阴损,壮水固本为要。医但治嗽清肺,必致胃乏减食。
       人参 茯神 芡实 山药 熟地 五味 萸肉 湖莲 生龙骨 鲜河车胶丸
       朱(木渎,三十岁) 外视伟然,是阳气发越于外,冬乏藏阳,肝肾无藏。上年酸甘见效,今当佐苦坚阴。
       熟地 五味 萸肉 茯神 天冬 黄柏
       陆(水关桥,二十三岁) 久嗽入夜气冲,失血肾逆,必开太阳。
       桂苓甘味汤
       吴(三十二岁) 脾胃最详东垣,例以升降宣通,忌腻浊物。味补必疏,欲降浊必引伸清气皆平,调和法,几年小效未平,仍是脾阳胃阴。
       南楂肉 九蒸于术
       干荷叶煮汤一杯泛丸。
       汤(四十六岁) 是肾虚精夺于里,阳失内交,阳泄为汗,肾脉循咽,元海不司收摄,冲气升腾,水液变痰,升集壅阻,而为喘促(语入经典。)夏月阴内阳外,忌寒属阳虚。究其源头,精损于先,乃阴分先亏,损及乎阳也。(惟阴中之阳虚,故肌表卫外之阳亦虚,而为汗泄。急补真阳而肌表自固。)
       天真丸去黄 ,加鹿茸、补骨脂、紫衣胡桃肉。
       李(木渎,二十一岁) 男子血涌退场门已多,面色气散,冬乏藏纳,是无根失守。凶危至速。况脉小无神,医以寒降清火,希冀止血何谓。
       人参 牛膝 白芍 熟地 枸杞
       魏(花溪,三十五岁) 胸中是清阳转旋之所,凡饥饱忧劳太过,阳气不行,则浊阴锢结,非有积聚之比,酒肉助阴聚湿,永不能愈。(此人必是贪饕)
       荜茇 浓朴 茯苓 公丁香柄 茅术 米仁
       许(五十岁) 劳倦伤阳,失血、庸医以凉药,再伤气分之阳,指麻身痛,法当甘温。(气已属阳,再于气分分出阴阳,精细极矣。)
       人参当归建中汤,去姜。
       血症能用阳药。已是老气无敌。其妙在辨症明确,不似今人之动辄滋阴也。然于伤阳失血之症,再经凉药,更伤其阳,则建中更无虑其动血矣。
       汪(水潭头) 肾阴已怯(同一少阴耳,)心阳遇烦多动,所谓脏阴络损之血,甘以缓热,酸以固阴(少阴精血上承心阳,自尔宁静,劳心不以为烦,肾阴一怯,势必遇烦多动矣。)
       熟地(炒枯,水洗一次) 旱莲草 茯神 萸肉 女贞 柏子仁 柿饼炭(三钱)
       张(大马坊) 脉沉细,久嗽,五更阳动咳频,汗泄阳不伏藏,肾气怯也。(寅时气血注于肺,阳动而咳频,不但肺虚矣,下元不固冲气,使然。)
       茯苓 甜桂枝 炙草 五味子
       每见肺虚气弱之人,凡遇秋冬晓寒,即重茵叠被,不任霜寒肃降之气,咳逆不已,此内伤兼外因也。若阳动即咳,乃应时冲逆,不必秋冬也。
       詹(衢州,四十三岁) 阅开列病原,肾精内损,心神不敛,脏阴不主内守,阳浮散漫不
       交(不过阳不恋阴四字出自有笔人,便云脏阴不主内守,阳浮散漫不交,意新词湛。)中年未老先衰,内伤脏真,心事情欲为多,问后嗣繁衍,绝欲保真,胜于日尝草木。
       九制大熟地 人参 金箔 石菖蒲 远志肉 茯神 生白龙骨 生益智
       红枣蜜丸。
       吴(东山,二十七岁) 频失血已伤阴,冬至后脉弦,属不藏,是肾阴不足,虚浮热气之升。戒酒节欲,勿日奔驰,可免春深反复。(细腻风光。)
       六味去丹泽,加龟腹版心、清阿胶、天冬、秋石。
       脏真无日不宜深藏,故曰脏也。冬至更是万物归根之候,弦脉为春深发升之象,先时而见,恐当时反不能见矣,故曰不藏。
       邵(杭州,三十六岁) 寇宗 桑螵蛸散,温固下窍,佐以宁静,以阳之动,既有齿痛热升,理阴药和阳摄阴(锁阳一味锁住阳气,以入阴而不令上越耳。)
       芡实 旱莲草 锁阳 金樱子膏 龟版心 女贞子
       蜜丸。
       阳气动,即浮升散越而不能摄阴。须充沛阴分,俾阳内交而根据恋,则阳入阴中而和阳,即是摄阴矣。
       李(横街,十九岁) 精滑无梦,咳涎常呕,乃肾不摄纳,肺药无用(直截了当)。
       人参条 紫胡桃肉 人乳粉 坎气(漂洁) 茯苓 五味子
       江(章莲荡,二十二岁) 惊恐内动肝肾,真阴不旺,阳失偶而浮越,下虚上实,过劳有厥仆之累。
       熟地 龟板 天冬 白芍 萸肉 锁阳 归身 黄柏
       蜜丸。
       徐(五十六岁) 眼胞上下脾肾之脉循行,垂不开阖,太阴脾脉已倦,甘补多用为宜。
       蒸于术 枸杞 桂元 归身 黄 炙草 煨木香 浙菊花
       周(十八岁) 能食胃和,后天颇好,视形神及脉,非中年沛充,乃先天禀薄而然。冬寒宜藏密,且缓夜坐勤读。
       六味加石人乳粉,蜜丸。
       张(茜泾,三十七岁) 三疟已十三个月,汗多不解,骨节痛极,气短嗳噫,四肢麻,凡气伤日久,必固其阳(立方周密)。
       人参 炒蜀漆 生左牡蛎 桂枝 淡熟 川附子 五花生龙骨 老生姜 南枣肉
       林(线香桥,二十七岁) 阴火扰动精走,用滋肾丸(以知柏泻之,)每服三钱。
       郭(谈家巷) 凡滋味食下不化,嗳出不变气味,盖在地所产梁肉成形者,皆阴类。宜食飞翔之物,以质轻无油膘浊凝。医用妙香,谓香能醒脾,不致燥烈伤肾(此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自然之理,格物之功深矣。)
       人参 茯苓 茯神 石菖蒲 檀香末 生益智
       朱(临顿路) 精血空隙在下,有形既去难生,但阴中之阳虚,桂附辛热刚猛,即犯劫阴燥肾,此温字。(温字洗剔精义。盖温剂总以柔阳立法,)若春阳聚,万象发生,以有形精血,身中固生气耳。
       淡苁蓉 桑螵蛸 炒黑大茴香 锁阳 生菟丝子粉
       顾(三十二岁) 气候渐冷,冬至收藏,阳浮气泛,嗽甚哕多,前议柔药固肾方不谬,早上仍用,不宜更张。佐以镇胃安脾,中流有砥柱,溃决逆行之势,可望安澜。晚餐宜早,逾时用冬白术三钱,大黄精五钱,煎服(先固下继填中,治法井井,舍此无他法矣。)
       钱(娄门,十七岁) 少年面色青黄,脉小无神,自幼频有呕吐,是后天饮食寒暄,致中气不足,咳嗽非外感,不宜散泄。小建中汤法主之(老笔纷披)。
       李(三十二岁) 喜寒为实,喜暧为虚,冲气逆干则呛,粘涎着于喉间,是肾精内怯,气不摄固于下元矣。肾脏水中有火,是为生气,当此壮年,脉细不附骨(即是虚脉无根,)其禀质之薄显然。(精能化气,精充者气自归根,肾精怯水不化精而成粘涎,阴火上逼而呛痰亦粘矣。)
       紫河车 紫衣胡桃 五味子 云茯苓 枸杞 人参 沙苑 黄柏(盐水炒) 秋石
       捣丸。
       薛(范壮前,八十岁) 禀阳刚之质,色厉声壮,迩来两月,肠红色深浓浊,卧醒咯痰已久,肺热下移于肠,肠络得热而泄,自言粪燥越日,金水源燥,因迫动血(了如指掌,上下一贯。)
       大生地 柿饼灰 生白芍 淡天冬 侧柏叶
       孙(三十四岁) 内损精血,有形难复,淹淹年岁,非医药功能,病中安谷如饥,后天生气未惫,若究医药,必温煦血肉有情,有裨身中血气。冬春用天真丸(冬春二字最有斟酌。)
       病中安谷知饥,阴损尚未及阳可知。先天精气虽损,犹赖后天水谷之精气以荫,治虚损必以脾胃为先务也。
       朱(唐市,三十一岁) 农人冷雨淋身,在夏天暴冷暴热,原非大症,木鳖有毒,石膏清散,攻攒触之气闭塞,咳久咽痛,轻剂取气,开其上壅。若药味重力不在肺(上焦之药宜轻,所谓轻药轻用,取其气轻味薄,不但分两轻也。)
       射干 生草 牛蒡 麻黄 米仁 嫩苏叶
       朱 形瘦虚数之脉,血屡次发,痰嗽不止,此非肺咳,乃血去阴伤,阴火如电烁而致咳。如日进清肺降气消痰,则内损不起矣。(阴火如电烁,最为驳劣难当,注射脏腑,最易烁肺金,焉得不咳。)
       都气法去丹泽,加脊髓、芡实、莲肉。
       李(二十六岁) 壮年形瘦肌减,自述无因滑泄,长夏内阴不生旺而失血,显然阴虚,窍隧不固。大忌劳力奔走。虽在经营,当诸事慎养,身心调理之恙,不取药之寒热攻病也(阴虚之人略加劳力奔走,阳即上升,阴火即载血上溢矣。)
       桑螵蛸散
       陈(乍浦,五十岁) 咽食物有形不觉痛,若咽水必有阻塞,此内应肺之气分,肺象空悬,主呼出之气,气窒生热,法当清肃气分。(辨症极细切,都是气分药。)
       连翘心 滑石块 大力子 生甘草 南花粉 枇杷叶
       张(六十四岁) 有年仍操持经营,烦冗营伤,心痛引脊。医用附子痛甚,知不宜刚猛迅走之药。
       茯苓桂枝汤去芍
       《金匮》 虽有心痛彻背,背痛彻心,用乌头附子辛热药治法。然必细审气分虚寒,不在营血,方可直施无忌。若病在营分,燥伤阴矣。
       朱(二十二岁) 夏热秋燥,伤于气分,胸痞多嗳,大便燥结,凡上燥清肺,不取沉腻滋
       降(一病到手,先分明在气在血,名手过人处因此。)
       大沙参 玉竹 苏子 桑叶 麦冬汁 蜜炒橘红
       管(三十二岁) 积劳气逆,肝胆热升,咯血胶痰,既有是恙,务宜戒酒勿劳。药用和肝胃之阳,阳和气顺,胸胁痛自已。(劳者气必上逆,劳字两火在上,即君相二火上升也,故用药下行之品居多,和肝胃之阳则气自顺下。)
       桃仁 丹皮 钩藤 山楂 栀皮 金斛 茯苓 麻仁
       翁(四十四岁) 夏月露宿,冷湿下入阴络,少腹坚凝有形,两傍筋绊牵引,自述梦遗。
       然有形固结,非补助之症,当与结疝同治,乃络中病(治法平正通达。)
       南木香 穿山甲 金铃子 橘核 延胡 莪术 麝香
       葱白汁丸。
       沈(四十岁) 几年失血,继而久嗽,乃内损之咳,痰多治嗽无用,已失音嘶响,损象何
       疑(纯粹以精。)
       黄精 白芨 米仁 茯苓
       四味熬膏,早服牛乳一杯。
       陈(六十四岁) 据述三年前因怒寒热卧床(即动少阳相火)继而痰嗽,至今饮食如常,嗽病不愈。
       思人左升太过,则右降不及,况花甲以外,下元必虚,龙相上窜,嗽焉得愈?古人谓老年久嗽,皆从肝肾主议,不当消痰清燥,议用都气丸加角沉香、紫衣胡桃肉(胃脉从头走足,胃气一走膀胱,一走大肠,皆从下行者也。肝火上升,肺气即不肃降,不论外感内伤,总由气逆为多,收摄固是正治。)
       叶(皋桥,五十一岁) 过劳瘀从上下溢,胸闷格呕,先以辛润宣通血中之气(血上下溢,血中之气不畅达矣。治法极佳。)
       炒桃仁 降香末 茯苓 苏子 大麻仁 蜜炒橘红
       顾 向年操持劳心,心阳动上亢,挟肝胆相火,肾中龙火自至。阴藏之火,直上巅顶,贯串诸窍。由情志内动而来,不比外受六淫客邪之变火,医药如凉药清肺不效,改投引火归源以治肾。诊脉坚而搏指,温下滋补,决不相投,仿东垣王善甫法,用滋肾丸(此古人调摄所以必要清心寡欲也。)
       叶(东山,五十岁) 酒肉生热,因湿变痰,忧愁思虑,气郁助火,皆令老年中焦格拒阻食,姜半之辛(笔势展拓)开,蒌、连之苦降,即古人痰因气窒,降气为先。痰为热生,清火为要。但苦辛泄降,多进克伐,亦非中年以后,仅博目前之效。议不伤胃气,冬月可久用者。(有形无形交伤,中气克消,固不可滋补,亦非宜。惟选甘寒养胃,略带辛凉,以宣郁火,既不伤胃,又可久服,令中焦渐和,窒塞潜通,何其巧也。)
       甜北梨汁(五斤) 莱菔汁(五斤)
       和匀熬膏。
       痰是身中津液所结,未结以前,津液为至宝,既结以后,浊滞为腐秽。病至津枯液涸,惟有气火上升逼烁,则干枯立至,犹幸有痰饮以滋养也。养火须以添油,辛凉滋豁,甘寒养胃,立法于无过之地,非名手不办。
       郭(四十岁) 咽中气阻至脘,物与气触则呕,病及一年,大便由渐窒塞。夫气降通行,全在乎肺,气阻必津液不流,上枯下燥,肺在上焦主气,当清气分之燥。(诸气 郁,皆属于肺之燥。咽中气阻,独责诸肺波澜老成。)
       枇杷叶 土蒌皮 桑叶 赤苏子 苦杏仁 黑山栀
       王 禀质阳亢阴虚,频年客途粤土,南方地薄,阳气升泄,失血咳嗽,形寒火升盗汗,皆是阴损阳不内入交偶。医见嗽治肺,必延绵入凶(火升者必形寒。盖阳气横散,手足遍体皆温。若火升巅顶,不得温煦肢末,故必形寒。)
       熟地 芡实 五味 茯神 建莲 炒山药
       侯(四十二岁) 痰饮留伏而发,最详金匮玉函。仲景必分内外,以内饮治肾,外饮治脾。更出总括一论,谓饮邪当以温药和之。忆越数年举发,春夏秋之时,此因时寒暄感触致病,今屡发反频,势甚于昔,乃男子中年以后,下元渐衰也(痰为火结,饮属阴邪。盖内寒之人真阳不能鼓动营运,水饮即为留着,且肾虚水泛最易成饮,故必以温药和之。)
       都气丸加坎气、胡桃肉。
       庄(长顺布行,二十九岁) 开列病原,是精腐于下,系肾脏阴中之阳虚。凡肾火内藏真阳,喜温煦则生阳自充(肾脏阴中之阳,所以煦养真精,不便腐者。)若以姜、桂、乌、附燥热,斯燥伤肾矣(温是春升之气,万物发生燥热则如夏日之刚烈,秋阳之肃杀,煎熬血液,反涸本真,所以不可轻投也。)
       鹿尾 大茴 苁蓉 菟丝 羊肾 云苓 巴戟 归身 骨脂 韭子 蛇床子
       杨(三十岁) 三疟是邪在阴而发,自秋入冬,寒热悠悠忽忽,自述烦劳必心胸痞胀,凡劳则伤阳,议以温养营分,亦托邪一法(托邪藉乎温养营分,亦固正以祛邪也。)
       人参 归身 桂心 茯苓 炙甘草 炒黑蜀漆 老生姜 南枣肉
       戈(三十七岁) 夺精阴损,不肯生聚,致肾中龙火,如电光闪烁,庸医以喉痛音哑咳嗽,愈用寒凉清火强降,亦如倾盆大雨而电闪更炽耳。凡肾脉上循喉咙,萦于舌下,诸络贯通,出乎耳窍,必得阴中五液上涵,龙光不得上射冲搏。况在冬月,气宜潜藏,下乏把握失藏,春半阳升必加重,夏半阴不能生危矣。(虚痨至此已极情尽致,更有何法以图全耶?虽不出方,大义可知矣)
       天地生生不已,气机无一息之停。人禀阴阳五行之秀,与天地生气,息息相通,脉脉相贯。全赖精气神充旺,协议而化,以生以续,相寻不已。若精气内夺,生机断矣。于气化何尤。
       钱(十二岁) 痫厥昏迷日发,自言脐下少腹中痛,此稚年阴弱,偶尔异形异声,致惊气入肝,厥阴冲气,乱其神识,遂令卒倒无知(酸以敛魂,苦以清心,宁神,辛以开结行痰,温以通阳泄浊。)
       乌梅肉 川连 白芍 川椒 干姜 桂枝
       杨(三十三岁) 产后十五年,不得孕育,瘕聚心痛气冲,乃冲脉受病。久则未易图速功(泄浊消滞,温下通阳,用攻法。)
       南山楂 茯苓 莪术 香附 炒小茴香 葱白
       马(三十二岁) 巅顶腹痛,溺淋便难。
       龙荟丸(二钱)
       此肝火闭结,逆乘横行肆虐之症。
       陈(六十三岁) 三疟是邪入阴经,缘年力向衰,少阴肾怯。(擒住少阴便有把握。)夏秋间所受暑热风湿,由募原陷于入里(步步着实。)交冬气冷收肃,藏阳之乡,反为邪踞,正气内入,与邪相触,因其道路行远至三日,遇而后发。凡邪从汗解,为阳邪入腑可下。今邪留阴经,络脉之中,发渐日迟,邪留劫铄五液,令人延缠日月,消铄肌肉。盖四时气候更迁,使人身维续生真,彼草木微长,焉得搜剔(笔致风神,俱臻绝顶超妙。)留络伏邪,必须春半阳升丕振,留伏无藏匿之地(除病根虽在将来,而眼前亦须善于调摄,占好地步,此之谓丝丝入筘。)今日之要,避忌暴寒,戒食腥浊,胃不受伤,不致变病(致病之由,藏病之地,发病之机,病缠之累,历历如绘。病情与笔力俱深入显出,其治法须俟天地大气升泄,方能借势铲除,乘势待时,事半功倍。凡事皆然,宁医理独不由此?)
       生牡蛎 黄柏 清阿胶 甜桂枝 北细辛 寒水石
       病深用药亦深。
       王(六十四岁) 平日驱驰任劳,由脊背痛引胁肋,及左肩胛屈曲至指末,久延麻木。凡背部乃阳气游行之所,久劳阳疏,风邪由经入络,肝为风藏,血伤邪乘,因气不充,交夜入阴痛加,阳气衰微,阴邪犯阳。考古东垣。(阳气本能生血,阳气兼能护血摄血,今久劳阳伤,既不能生血,又不能护血,以御邪。内风既动,潜致阴邪犯阳,安得不痛?)制
       舒经汤
       陈(南城下,五十岁) 海风入喉,侵肺久着,散之无用,议缓逐以通上窍(药味俱轻扬上泛,丸则不失缓逐之义。)
       马勃 射干 蝉衣 麻黄
       为末,以葶苈子五钱,大枣十个,煎水泛丸。
       金(关上,四十九岁) 凡痞胀治在气,燥实治在血,四者全见,攻之宜急。此症肝络少血,木火气上膈而痛,辛润柔降,得以止痛,通大便。厥是肝阳化风,燥升受热,动怒必来,不在医药中事(燥居六气之一,火就燥,燥气上升,致木火之热上膈而痛,不可不知治法。)
       芝麻 柏子仁 天冬 生地 苏子
       姚(曹家巷,四十四岁) 心腹如焚,(阳结于内)肌腠寒冷,知饥不甘纳食,大便久溏,此属劳怯(阳结于上则中下虚寒。)医案见嗽,清肺清热,损者愈损,未必用药能除病(病者到此地位,医者无可奈何,只得出此方矣)
       黄精 白芨 米仁 炙草
       曹 疟热攻络,络血涌逆,胁痛咳嗽(此是疟止后见症。)液被疟伤,阳升入巅为头痛,络病在表里之间,攻之不肯散,搜血分留邪伏热(疟热太峻,火炽烁津,而逼血上溢。络病在表里之间,一句,指示迷途。)
       生鳖甲 炒桃仁 知母 丹皮 鲜生地 寒水石
       搜血分留邪伏热,真水清石见之用药,刀刀见血。
       葛(东山,七岁) 成浆必藉热蒸湿气(此是痘后见症。)痘前发惊,是痘毒由血脉而出,乃常有事,牛黄大苦大寒,直入心胞。若因时气未解,古人谓用之如油入面,反令内结,数月语言不灵,热气胶痰,蒙蔽膻中清气(痘惊为痘毒由血脉而出之机,不得以幼科惊风论也。)
       远志 石菖蒲 天竺黄 金箔 胆星 川连 银箔 麝香 冰片
       蜜丸,重五分。
       杨 夏季暑湿,必入气分,谓二邪亦是一股气。同气相感,如泄泻溲少,皆湿郁阻气,以六和汤、甘露饮,有凭可证之方。已后不分气血。凉热互进,气分之邪,引之入血,此亦如五胡乱华,贤如温祖,难救神州陆沉(气分之邪仍从气分宣泄,末二句必有所指,非王即薛也。)
       杏仁 蔻仁 大麦仁 米仁 浙苓 橘红 佩兰叶
       程(六十二岁) 形神衰,食物减,是积劳气伤,甘温益气,可以醒复。男子六旬,下元固虚,若胃口日疲,地味浊阴,反伤中和。
       异功散
       汪 长夏湿气,主伤脾胃中阳,湿是阴浊之气,不饥泄泻,湿滞气阻,升降不利,咳声震动而血溢。医知风寒火颇多,而明暑湿燥绝少,愈治愈穷,茫茫无效。到吴已易三方,病减及半,推原和中为要(病是因湿致血,但宣气滞不必顾血,而血自已,此治病求其本者。)
       生谷芽 茯苓 白芍 炙草 米仁 北沙参
       药味清和,治湿不致燥烈动血。
       钱(信心巷,四十三岁) 肾精内夺,骨痿肉消,溺溲不禁如淋,大便不爽,气注精关,液枯窍阻(施泄无度,真气下注走熟,精随气泄,精关不收不固,溺溲如淋,骨髓不充,自当骨痿肉消。)有形既去,草木不能生精血,莫若取血气填进冲任之脉络,必多服久进,肾液默生,可保身命。(语有斤两,惯用房术之人,逼勒脏腑之气,尽注阳道,病中不痿,临危方倒。)
       河车、人乳炼膏,煎参汤送。
       齐(四十八岁) 四五月暴暖,雨湿泄泻,是劳烦气弱,易受时令之气。今见症脾胃不和,乃长夏热泄元气,胃津伤,口必不辨五味(以缩脾饮加减。)
       人参 砂仁 桔梗 米仁 乌梅 白蔻仁 橘红 谷芽
       章(水关桥,四十九岁) 病患说咳嗽四年,每着枕必咳,寐熟乃已,此肾虚气冲上犯。
       医见嗽治肺,延及跗肿,阴囊皆浮,阴水散漫,阳乏开阖,都属肺药之害(讲到阳气开阖,才大心细)
       严氏肾气汤
       阳气有开有阖,气即流运宣通。盖少阳为枢,少阴亦为枢。至于阳泛开阖,不但阳微,少阴亦亏损。肾既不能化气,更以肺药损真,故独宜于(济生)肾气汤也。
       沈(三十三岁) 初春时候尚冷,水涸开湖。挑脚劳力,居于寒湿冷处,是脱力内伤,气弱嗽加,寒热,大忌发散清肺(发散清肺,治嗽不误,杀许多人耶。)
       小建中汤
       俞(齐门,二十八岁) 气自少腹攻至心下则痛,气渐下归而散。问惊恐为病,由肝肾之厥逆。
       仲景厥阴例,不以纯刚(法宗《金匮》酸收辛开苦降。)
       乌梅 白芨 川椒 川楝 桂枝 淡干姜
       沈(三十五岁) 此嗽是支脉结饮。治肺无益,近日嗔怒呕气,寒热一月,汗多不渴,舌淡白,身痛偏左,咽痒必咳(支脉结饮,用清润法,不用辛通,恐逼成燥烁耳。)
       玉竹 大沙参 米仁 生草 扁豆 茯苓
       金(枚墩,二十四岁) 瘦人易燥偏热,养胃阴,和肝阳,可以久服(养胃阴即所以和肝阳,不分两段)
       大生地 清阿胶 淡天冬 北沙参 麻仁 白芍
       尤(齐门,四十三岁) 胸中属身半以上,是阳气流行之所。据说偶然阻塞,嗳气可爽,医药全以萸地滋腻血药,况中年劳形,亦主伤气(病属气伤,不用辛温通补,而以松润调达,治法迥出恒流,中含妙义。)
       早服桑麻丸,夜服威喜丸。
       凡经络之气,必藉津液以流行。液充则利,津枯则气必涩滞。他人调气,总辛燥以开通,惟天翁深知气藉血行,故每用充养津液,略加宣滞以利气。
       胡(二十二岁) 肾虚遗精,上年秋冬用填阴固摄而效,自交春夏遗发,吞酸不饥,痰多呕吐。显然胃逆热郁,且以清理(肾为胃之关,关内空虚,浊阳上逆,胃亦气逆,郁热下损及中之类)
       川连 桔梗 广藿梗 薏苡仁 橘白 白蔻仁
       向有遗病,已用填阴固摄而效。今交春夏遗发,吞酸不饥,此阳明感挟湿热,热气失宣,蒸痰呕吐,与前症是两截,阅方便见。
       曹(三十四岁) 痛久必留瘀聚,屡次反复,以辛通入络。
       桃仁 归须 麻仁 柏子仁 降香汁
       凡痛必在络脉,痛久瘀聚,亦必入络。治络主以辛通,方能入其中以疏达。
       汪(三十三岁) 肝血内乏,则阴虚于下,阳愈上冒,变风化燥。凡脚气筋挛骨痛,无脂液濡养,春夏阳浮举发,最是阳不入交于阴,必上及诸清窍,目痛头岑(阳为动物,不恋下即窜上矣,)坐不得寐。治宜润燥养津,引阳下降(阳不入阴,则在下既不能蒸化脂液、濡养筋骨,是以浮阳上冒,蒙及清窍,引阳下降,两得之矣。)
       鲜生地 淡天冬 清阿胶 大麻仁 柏子仁 肥知母
       始也,以阴虚不能恋阳,继也,以阳升不能生阴,总归于阴阳两虚耳。
       养液药中佐以苦降,所以引阳下归也。(此人胃气尚完,故能进此等甘寒之药。)
       孙(五十九岁) 食入气冲,痰升阻塞咽干,此为反胃。病根起于久积烦劳,壮盛不觉,及气血已衰有年,人恒有此症,未见医愈,自能身心安逸。(安其形症,以养其神而降其火也。)可望久延年月(烦劳之人无不伤气伤阳,根蒂不固,惹动真火上逆,有升无降,故反胃也。)
       黑栀 半夏 橘红 茯苓 金斛 竹沥(一两) 姜汁(三分)
       此方祛消痰饮,佐以清火。
       丁(四十八岁) 平日酒肉浊物助阴,脘中凝结有形,此皆阳气流行之所。仲景陷胸泻心皆治痞结,谓外邪内陷治法,今是内伤,与阳气邪结异例。
       荜茇 良姜 乌药 川乌 红豆蔻 香附 茯苓
       一派辛温助阳行气,驱阴浊而破散凝结。
       邓(二十七岁) 精损在下,奇经久空,阳维脉络空隙,寒热已历几月,相沿日久,渐干中焦,能食仍有痞闷便溏,阴伤已入阳位,是虚损大症。俗医无知,惟有寒热滋降而已(下损不得过脾,阴损及阳,已逾中焦矣。法在不治,尚幸能耐温燥。)
       人参 麋茸 生菟丝子 炒黑川椒 茯苓 炒黑茴香
       阳维阴维二脉,主维系周身阴阳相续于不息之途,则营卫流行,血脉贯通,循环无已,阴阳交纽不撒。若二脉空隙,则阴阳将不相联属,寒热交作,元气散越矣。
       王(十八岁) 真阴未充,冬失藏聚,春阳初动,阴火内灼,成疡溃脓,更伤血液,此咳乃浮阳上熏之气。日晡及暮,神烦不宁,治在少阴(血液亦 真阴之辅,既不藏聚,而阴火铄精,复以溃脓,而更伤血液。下焦既乏,安得不重剂滋坚阴分。)
       乌胶 龟腹板心 黄柏 天冬 川石斛 生地
       纯阴无阳之药,为其人火燥铄金也。
       张(三十一岁) 单单腹大,按之软,吸吸有声(是乃湿热,不是寒凝。)问二便不爽,平日嗜饮聚湿变热,蟠聚脾胃。盖湿伤太阴,热起阳明,湿本热标。(湿伤太阴,热起阳明,指明令人豁然。)
       绵茵陈 茯苓皮 金斛 大腹皮 晚蚕砂 寒水石
       胀因湿热停住蟠聚,当从湿热例治。用药灵巧,不得概用温补肾气法也。
       沈(二十九岁) 男子左血右气,左麻木,血虚生风,延右面颊,及阳明脉矣。以辛甘血药理血中之气(此血热生风之症。)
       枸杞 菊花 刺蒺藜 桑寄生
       蜜丸。
       李(二十八岁) 酸梅泄气伤中,阳升失血,议养胃阴。
       生白扁豆 肥白知母 生甘草 麦门冬 甜北沙参
       酸主收敛,但过助木气,则肝强肆横,转主疏泄中气,木来侮土,胃血不宁而涌泄矣。
       议养胃阴,既足供木之吸取,兼以生血滋肺,而木有所制。
       徐(醋库巷) 年多下元自馁,气少固纳,凡辛能入肾,辛甘润药颇效,阴中之阳气,由阳明脉上及鼻中,当以酸易辛为静药(阴中气浊,此症必是独觉鼻中有秽气难耐也。故以酸易辛收之。)
       紫胡桃 萸肉 五味 茯苓 锁阳 补骨脂 青盐丸
       既以酸咸下降收束,又以锁阳锁住阳气。盖阴中之阳,乃是下元真火,本宜潜伏,不可上炎也。
       汪 夏湿化热,清肃气分,已愈七八,湿解渐燥,乃有胜则复(敏捷,)胃津未壮,食味不美,生津当以甘凉,如《金匮》麦门冬汤(细玩如字,不必指定麦门冬汤为板方也。)
       湿气甫解,即虑燥胜,心源活泼,呆钝人何从下手。
       宋(五十岁) 《内经》曰:中气不足,溲便为变。不饥口苦,脾阳不得旋转,营运胃津,脉络久已呆钝,乃劳伤气分,暑邪虚实药中,议缩脾饮(脾挟湿热则缓大弛长,不司旋转,缩之以甘补酸收,辛开淡渗。则健运矣。)
       人参 广皮 乌梅肉 煨姜 益智仁 茯苓
       张(四十九岁) 平昔劳形伤阳,遭悲忧内损脏阴,致十二经脉逆乱,气血混淆,前后痛欲捶摩,喜其动稍得流行耳。寝食不安,用药焉能去病,悲伤郁伤,先以心营肺卫立法(七情动中,营卫皆为阻逆,心营肺卫兼理,清宁其神明之主也,药味更须着意。)
       川贝 枇杷叶 松子仁 柏子仁 苏子 麻仁
       病至经脉逆乱,气血混淆,医从何处着手。先以心营肺卫,乃理其气血之本,君主安十二官皆宁也。示后人以下手之法。
       此病是先伤阳,继伤阴,方药并不以重剂阴阳并补,先理心营肺卫,调其逆乱之经络,混淆之气血,初看似乎迂远,细想知先宁君主而后再用调补,治病有法。
 
卷下
本书全文检索: 
 
       罗(六十三岁) 情怀内起之热,燔燎身中脂液,嘈杂如饥,厌恶食物无味,胃是阳土,以阴为用,津液既窍,五火皆燃,非六气外客之邪,膏连苦辛寒不可用。必神静安坐,五志自宁,日饵汤药无用(五志无形之火,皆本于先天元阳。静则温养脏真,为生生之气。燔灼则逼烁津液,肌肉日削。)
       人参 知母 茯神 甘草 生地 天冬 鲜莲子
       胃是阳土,以阴为用,故胃阴须养,真名语也。
       性情随气血改移,肌皮宽浓者,往往弛缓。每见燥急人瘦如骨立,津液不充,火气飞扬耳。
       潘(二十六岁) 少年失血遗精,阴虚为多。夫精血有形,既去难复,即是内损阴虚,日久渐干阳位,肝肾病必延胃府。所列病原,大暑令节,乃天运地气之交替,人身气馁失司维续,必有不适之状(精深之论。)褚澄云:难状之疾,谓难以鸣诉病之苦况也(至明确,惟其病延胃府,所以人身气馁,失司维续也。)
       妙香散
       节令交替,气旺者潜移不觉,中气虚衰少力,旋转枢纽,几于或息。故维续为难耳。
       顾 暑湿必伤脾胃,二邪皆阴,不必苦寒清热,调气分利水,此邪可去。中年病伤气弱,以强中醒后天(中年人气分已不旺,再因病伤,气更弱矣。强中壮气,即是驱邪。)
       人参 炒扁豆 木瓜 茯苓 炙草 广皮
       暑因乎湿,挟湿已蒸化为热,必须甘凉淡渗,亦不必用苦寒。若未经化热,不致伤津劫液,但调气分利水足矣。暑湿一门,变症最多,不可不辨。此必是未经化热者。
       胡(三十四岁) 不量自己,每事争先(此人素禀必是偏于火重,)此非伤于一时。春夏天暧,地中阳升,失血咳嗽,声音渐哑,填实真阴以和阳(人身随天地气机升降,元气旺时不觉,气血衰而有病,便六气为主而此身无权矣。)
       熟地 萸肉 淮山药 茯苓 天冬 麦冬 龟甲心 女贞 芡实 建莲肉
       钱(四十七岁) 瘦人暑热入营,疟来咳痰盈碗,平日饮酒之热,蓄于肝胃,舌黄渴饮。
       议用玉女煎。
       玉女煎的系肝胃之药,暑热外侵,酒热内应,内外合邪,专在营分,非石膏、生地等属,难以清营中之热。
       杨(三十八岁) 胃伤食减,形倦舌赤,此系脾病(形倦舌赤,必是脾气伤而脾营耗者。)
       四兽饮
       六君子加乌梅、草果等分,姜枣煎。三因和四脏以辅脾,故名四兽饮。
       王(司前,十三岁) 液被泻损,口渴舌白面黄,不是实热,血由络下,粪从肠出,乃异歧也(指明豁然。)
       炒归身 炒白芍 煨葛根 炒南星 炒焦麦芽 炒荷叶
       钱(七岁)暑风上入,气分先受非风寒停滞,用发散消导者,气分窒痹(气分何以窒痹,总为燥劫津液耳。)头岑腹痛,治之非法,邪热入血分矣(遍阅全部伤寒论,止是存津液为主。自西昌喻氏法律一书,通首发明此旨,故先生得力处全在于此。六气病邪原先伤气分,治之非法,燥液劫津,即延入血分矣。)
       连翘心 竹叶心 犀角尖 益元散 绿豆壳 南花粉
       从来治病要诀,皮毛之邪,轻剂发散,疏之泄之,微汗即已。若热入肌肉,渐留经络脏腑,此时郁热在里,汗出津津,燥烁津液,即应存养津液以达邪。若夫脏腑真阳发露,亟予滋补,惟恐不及矣,敢燥烁乎?
       徐(二十四岁) 据述暴惊动怒,内伤由肝及胃,胃脉衰,肝风动,浮肿下起。若漫延中宫,渐次凶矣。两年余久恙,先议薛新甫法。
       八味丸(二两五钱,匀十服)
       谢(葑门,三十四岁) 上下失血,头胀口渴溏泻。若是阴虚火升,不应舌白色黄,饥不纳食,忽又心嘈,五十日病中吸受暑气热气,察色脉须清心养胃(辨症细切,用药清灵,工夫到此,踌躇满志矣。)
       人参 竹叶心 麦冬 木瓜 生扁豆 川石斛
       张三十九岁 中年色萎黄,脉弦空,知饥不欲食,不知味(胃阴枯矣。)据说春季外感咳嗽,延秋气怯神弱,乃病伤成劳。大忌消痰理嗽(此一句保全无数生灵,人知消痰理嗽为要务,此以消痰理嗽为大忌。医理精超极矣。)
       麦门冬汤
       杨(关上,四十五岁) 疟痢乃长夏湿热二气之邪,医不分气血,反伤胃中之阳,呃逆六七昼夜不已,味变焦苦,议和肝胃(大凡疟痢并作,只要宣发疟邪,松透肌表,俾得津津汗泄,则湿热外出而痢自止。)
       人参 炒黑川椒 茯苓 乌梅肉 生淡 干姜 生白芍
       顾(四十六岁) 据云负重闪气,继而与人争哄,劳力气泄为虚,呕气怫意为实,声出于上,金空乃鸣。凡房劳动精,亦令阴火上灼,议左归法(孰虚孰实,了了分明。)
       周(十三岁) 凡交夏肉瘦形倦,气短欲寐,俗谓注夏病,是后天脾胃不旺,时令热则气泄也(以资生丸为蓝本,是谓平调和畅。)
       人参 茯苓 藿香 南查 白术 神曲 川连 麦冬 砂仁 广皮 桔梗 米仁(是丸方)
       高(五十一岁) 足心涌泉穴内,合少阴肾脏,中年已后,下元精血先虚,虚风内起,先麻木而骨软筋纵,乃痿之象。必以血肉温养(内景如烛照,虚风内起,不遗一隅,精细绝伦。)
       生精羊肉 肉苁蓉 青盐 牛膝 归身 大茴 制首乌 茯苓
       盛(木渎,五十四岁) 暑必兼湿,湿郁生热,头胀目黄,舌腐不饥,能食。暑湿热皆是一股邪气,迷漫充塞三焦,状如云务,当以芳香逐秽,其次莫如利小便(圣于此矣。)
       杏仁 浓朴 蔻仁 滑石 苓皮 橘白 绵茵陈 寒水石 佩兰叶
       张(四十一岁) 此膏淋也。是精腐离位壅隧,精溺异路,出于同门,日久精血化瘀,新者亦留腐败。考古法用虎杖散(虎杖、草名、生田野中,即土牛膝也,俗名臭花娘。)
       尹(三十六岁) 此痿症也。诊脉小濡无力,属阳气不足,湿着筋骨。凡筋弛为热,筋纵为寒。大便久溏,为湿生五泄之征。汗易出是卫外之阳不固,久恙不可峻攻。仿东垣肥人之病,虑虚其阳,固护卫阳,仍有攻邪,仍有宣通之用。世俗每指左瘫右痪,谓男子左属血,右属气者,非此(肥人气走于表,中外之阳不固,最易汗泄。阳虚固其阳,以宣通攻邪,而宣通攻邪即在固阳药中,是为并行一贯,非两事也。)
       生于术 川乌头 蜜炙黄 防风 生桂枝 熟附子
       李(二十八岁) 暑湿气痹,咳逆微呕,有发疟之象。
       杏仁 白蔻仁 浓朴 丝瓜叶 连翘 象贝 射干
       郁(葑门横街) 易饥能食,阳亢为消,此溲溺忽然如淋,乃阴不足也(溺道有病,即用溺道所出之物治之。)
       天冬 麦冬 生地 熟地 知母 黄柏 人中白阿胶为丸。
       金(麒麟巷,五十九岁) 平日操持,或情怀怫郁内伤,病皆脏真偏以致病。庸医但以热攻苦辛杂沓,津枯胃惫,清气不司转旋,知饥不安谷(驳劣庞杂之药不能去病,能造病,以致津枯胃惫,清窒塞转成痼疾矣。)
       大半夏汤
       常见有力之家,或父母年高,或己身微恙,往往十分珍重,药饵不绝于口。始以药之偏气,治身中气血之偏。不知久服药石,伤冲和清粹之气,尽为草木香移易。即参、苓日进,久之脏腑相安。倘遇缓急服之,亦呼应不灵。病气深而归于无益,此惟阅历深且久者,方知有此弊耳。
       钱(四十七岁) 前方去犀角、连翘,加川贝、黑栀皮。
       陈(二十六岁) 此劳病自肾损延及胃腑,脉垂色夺,肌消,日加枯槁,阴损及阳,草木不能生出精血,服之不效为此。
       一气丹
       偶(关上,五十九岁) 瘦人液枯,烦劳动阳,气逆冲气,渐如噎膈。衰老之象,安间可
       久(液枯之人即劳动伤阳,亦须清养津液,是盏中添油法。)
       枇杷叶 杜苏子 柏子仁 火麻仁 炒桃仁
       张(五十五岁) 窍乏之人,身心劳动,赖以养家。此久嗽失血声嘶,是心营肺卫之损伤,不与富户酒色精夺同推。
       黄精 白芨 米仁 茯苓
       戴(十六岁) 男子情窦动萌,龙雷内灼,阴不得充,遂有失血咳逆内热,皆阴虚而来。
       自能潜心笃志,养之可愈,数发必凶(龙雷之火内灼,势必暗烁精气,必思所以畅泄,安得不阴虚乎?)
       六味去丹皮、泽泻,加龟板、莲肉、芡实、人乳粉、金樱膏。
       王(三十一岁) 劳力气血逆乱,内聚瘀血,壅阻气分,痛而呕紫滞形色,久病只宜缓逐,不可急攻。
       桃仁 茺蔚子 延胡 归尾 南查 漏芦 青葱
       杨(花步) 背寒属卫阳微,汗泄热缓。
       人参建中汤去姜。
       严(仓前,三十三岁) 长夏湿邪,治不按法,变疟,不尽泄其邪,痛泻不爽,不能受食,勉强与食即呕吐(种种病形中有秽滞耳。)是脾胃营运之阳,久为苦寒消克所致(湿邪必带秽浊,芳香逐秽,即是按法治病。)
       苏合丸。
       汪 到吴诸恙向愈,佥从两和脾胃,近日家中病患纠缠,以有拂郁肝胆,木火因之沸起。气从左胁上撞,即丹溪上升之气,自肝而出,木必犯土,胃气为减(病虽向愈,元气未固,肝胆木火最易沸起,况气从左升,病机显然。)
       人参 茯苓 炙草 生谷芽 木瓜 川斛
       席(东山,二十岁) 问病已逾年,食饱腹膨,微痛便溏,久嗽痰多,凡越几日,必身热,此劳伤由脾胃失运,郁而来热,痰多,食不相和,则非地黄滋滞者(脾胃失运,郁火生热,蒸动周身,此必有积滞留中,气机不畅达者。)
       米仁 南枣 生麦芽 桔梗 胡连 茯苓 白芍 广皮
       张(三十岁) 此肾虚不纳,冲气上干,喘嗽失音,夜坐不卧,医每治肺,日疲致凶。早服薛氏八味丸三钱。
       两肾中间一点,明是谓命门先天之精,元气之始,人托之以生命者。凡人呼出之气,肺主之,吸入之气,直下达肾中,必肾气足,而吸引之机权自旺。
       杨(二十二岁) 心事闷萦,胸膈痞痹,多嗳吐涎,述脐左及小腹有形而坚,按之微痛,大便亦不爽适,此属小肠部位,腑病宜通(心与小肠为表里,未有心事闷萦而不病及腑阳者。轻则小便赤,重则坚成有形。明眼人见透。)
       枳实 桔梗 莪术 青皮 槟榔 芦荟
       葱汁泛丸。
       此等病,妇女更多,不得误认为瘕病也。
       盖妇女最多心事闷萦耳,须留意也。
       沈(丁家巷,六十五岁) 痔血与肠风不同,心中嘈辣,营分有热,非温蒸补药矣(阅此则凡心中疼热烦闷,虽因木火上冲,必是营分有热也。)
       生地 白芍 柿饼炭 槐花 银花 地榆
       的是营分有热,方药中下虚而下血,须用温蒸补药。
       程(四十二岁) 夏四月阳升病发,深秋暨冬自愈。夫厥阴肝为阴之尽,阳之始,吐蛔而起,必从肝入胃。仲景辛酸两和,寒苦直降,辛热宣通,所赅甚广。白术甘草守中为忌(乌梅法何等深奥,此则十二字广深该博,直截了当,读书另具慧眼。)
       川椒 川连 桂枝 附子 乌梅 干姜 白芍 细辛 人参 川楝子 黄柏
       韩(五十四岁) 时令之湿外袭,水谷之湿内蕴,游行躯壳,少阳阳明脉中久湿,湿中生热。《内经》淡渗佐苦温,新受之(有分晓)邪易驱,已经两月余,病成变热矣(若非用桂枝一味,温通经络,势必凉药具湿热拒格而不相入矣。名手过人处在此。)
       南花粉 飞滑石 石膏 桂枝(仙乎) 薏苡仁 羚羊角
       周(钮家巷,六十七岁) 老年精血内枯,开阖失司,癃闭分利(该括无数病机,)仍是泻法。成形者,散漫之气也(精深之论,散漫之气,浊阴之气也。)
       鹿茸(二两) 麝香(二钱) 归身(一两)
       用生姜一两,羊肉四两,煎汤泛丸。
       汪(五十七岁) 胸痹是上焦清阳不为舒展,仲景以轻剂通阳。
       桂枝栝蒌薤白汤
       王(木渎,三十九岁)瘀血壅滞,腹大蛊鼓,有形无形之分,温通为正法,非肾气汤丸治阴水泛滥(肾气汤丸治阴水之法,非治阳水也。)
       桃仁 肉桂 制大黄 椒目 陈香橼(二两)
       煎汤泛丸。
       黄(江西,六十三岁) 病是劳, , 倦内伤,客(已是伤阳本质)途舟中,往来复受时令暑湿,病已过月,不饥不大便,脉微小属阴,暑湿皆属阴浊,气分为浊阴蔽塞,仲景谓阴结湿结,肠胃无阳气营运,强通大便,浊反逆致。此入夜阴用事而痛甚矣(精理名言,如印沙划泥,谁具嗣音乎?脉法精深,人皆忽略矣。)
       淡干姜 生炒黑附子 炙黑甘草 生大白芍
       处方清切,通阳更以甲己法和阴止腹痛。
       唐(二十三岁) 脉动,泻后利纯血,后重肛坠,乃阴虚络伤,下元不为收摄,必绝欲经年,肾精默充可愈。
       人参 熟地炭 炙甘草 五味子 禹余粮
       郁(三十八岁) 秋暑暴热,烁津损液,消渴再灼,阴不承载于上,金水同乃子母生方。
       人参 鲜生地 麦冬 柏子仁 知母 青甘蔗汁
       处方如鲜花,抑何清灵也。
       杨(三十三岁) 阳气为烦劳久伤,腹痛,漉漉水声,重按痛缓,非水积聚。盖阳乏少运,必阴浊凝滞,理阳为宜,大忌逐水攻滞。
       生白术 熟附子 泽泻 左牡蛎 水泛丸。
       李(寿星桥,五十七岁) 寒湿伤阳,痞满妨食,脉沉色黄,是脾胃病。议辛温通中焦之阳。
       生益智 荜茇 檀香末 姜汁 茯苓 炒焦半夏
       江(宝林寺前,二十五岁) 瘅疟邪在肺,口渴,骨节烦疼,用桂枝白虎汤。
       黄(嘉兴,三十九岁) 向年戌亥时发厥,是以肝肾阴虚,阴火内风蒙神(阴火内风蒙神,千锤百炼而出一语,胜人千百味之无极。)治逾五载,迄今左目流泪,至暮少明,胃脘中隙痛。经谓肝脉贯膈入胃,肝窍在目,此皆精血内亏不足之象。若云平肝是疏克,攻治乃相反矣。
       天冬 熟地 杞子 元参 浙菊花 谷精珠
       邹(十岁) 稚年,泻血便溏有三四载,面黄形瘦,五疳之症,起于五味杂沓,肠胃生热。若不慎口食,久疳延劳不治。
       川连 胡连 茯苓 白芍 枳实皮 焦术 南查 臭芜荑 使君子
       乌梅肉丸。
       秦(二十二岁) 据述久逗客邸,情志不适,致脘中两胁按之而痛,大便久不爽利,脉形弦坚,面色不华,纳食已少,虚中有滞,以宣通腑络(情志不适,肝木必乘胃土,食少不化,是以虚中有滞。)
       熟桃仁 海石 土栝蒌 熟半夏 橘红 枳实皮
       秦(三十九岁) 劳心力办事,气怯神耗致病,医咳嗽失血,多以清凉为药,视其形色脉象,凡劳伤治嗽药,不惟无效,必胃口日疲。
       小建中汤
       贺(四十八岁) 肾水脂液,变化痰饮,每遇寒冷,劳动身心,喘嗽吐涎即至,相沿既久,肾愈怯,里气散漫不收,此皆下元无根也(此之肾虚乃肾阳衰而真气无根也。)
       人参 茯苓 于术 白芍 熟附子 五味子
       《金匮》附子汤加五味子以收里气,使下元归根,盖肾为纳气总司也。
       郑(三十四岁) 雨淋卫阳受伤,热水洗澡,迫其冷湿深入,水谷之气与冷热互蒸,肌肉发黄。陈无择曰:谷瘅能食不饥,舌有黄胎,一年之久,寒湿已酿湿热。凡湿伤必太阴脾,热必在阳明胃,不分经络乱治,乃不读书医工(言言指点分明,后学最当着意。)
       人参 川黄连 生谷芽 熟半夏 枳实 嫩柴胡 淡黄芩 陈皮白
       姜汁泛丸。
       陈(葑门,六十七岁) 老年仍有经营办事之劳,当暑天发泄之候,已经久嗽而后呛血,是阳升上冒,阴不承载之病。病中再患疡溃脓泄,阴液走漏,天柱骨倒, 羸仅存皮骨,两交令节,生气不来,草木焉得挽回?固阴敛液,希图延挨日月而已(是阴虚阳不恋阴之病,层次迤逦,而下述病情最细腻恬雅。)
       每日饮人乳一杯
       戈(六十岁) 便泻几年(中下之阳已困,)粪内带血,肌肉大瘦(阳伤,)色黄无力,延及夏秋,食物大减,是积劳阳伤,受得温补,可望再苏。
       附子理中汤
       吴(三十五岁) 遭逢数奇,情志郁勃,劳伤客感兼有,病物理虚照顾,勿犯二气,是攻邪宜轻。
       连翘 飞滑石 花粉 白蔻仁 桔梗 杏仁 橘红 枳壳
       张(舡上,三十三岁) 烈日追呼,气伤热迫,保胃阴以养肺,益肾阴以固本。
       生白扁豆 白玉竹 北沙参 甘草 麦冬肉 桑叶保胃阴,即所以益肾阴也,看用药可知。
       陈(二十岁) 少壮春夏失血,次年至期再发,在里阴损不复,数发必凶,用药勿犯胃纳。六味加麦冬、五味子、秋石。
       张(桐桥,五十二岁) 久痢三年。
       理阴煎
       沈(塘楼,四十五岁) 舌乃心苗,肾脉系焉。舌下肿硬,伸缩不得自然,乃心阳自亢,肾阴暗耗。内关脏液虚损,清热消肿无用,常服大补阴丸(灯火旺,盏油易涸,心火亢,肾水易耗。盖心火之下阴精承之也。)
       陈(关上,十九岁) 瓜水辛寒伤阳,渴泻腹鸣。
       公丁香柄 诃子皮 官桂 生广木香 茯苓 炮黑姜 茅术 新会皮 浓朴
       温中兜涩,燥湿通阳,诸法毕具。
       叶(二十七岁) 此肾损久泻亡阴,当暑热气自上吸入,气伤热炽,音哑痰多,水涸金痿,非小恙也。绝欲固下,勿扰烦以宁心,精气再苏,望其痊可(盖金从水养,母隐子胎,水涸而金必痿也。凡痨病肾精内夺,每声哑而死,亦此议也。)
       熟地炭 生扁豆 人参 茯神 川石斛 女贞子
       汪 不以失血,独取时令湿邪,得以病减。凡六气有胜必复,湿去必致燥来,新秋暴暑烁津,且养胃阴,白露后可立丸方(识胆俱超。)
       麦冬汤
       孙(横山头,二十岁) 男子及长,欲萌未遂,肾中龙火暗动,精血由此暗伤,阴虚自内脏而来,凉肝嗽药,必致败坏。盖胃口一疲,精血枯槁矣(三才合生脉加茯神。)
       人参 熟地 茯神 五味 天冬 麦冬
       孙(五十八岁) 爱饮火酒,酒毒湿热,自肠胃经络蒸搏肌腠,疮痍遍及肢体,经年久蕴不解。法当用局方凉膈散,攻其无形之热(攻热分有形无形,细密极矣。)
       胡(十四岁) 性情执拗,郁勃气逆,粒米入脘即痛。父训即若痴呆,由胆肝木横来劫胃土。上年入冬自愈,秋金肃降,木火不主威,非狗肉温浊之功能,乃适逢其时耳。
       夏枯草 生香附 川贝 土栝蒌 黑栀皮 化州橘红
       开结化痰,利气清火,色色周到。
       顾(五十岁) 五六月间,天热潮雨,湿气着人,渐次浮肿,能食不化,腰胀,脾真已伤,湿结阻气,大便秘塞,脾病传肾为逆,阴囊肿大矣。
       甘露饮去石膏。
       李(四十三岁) 令寒暑疟初减,而脘腹痞闷,是宿病。宜清虚旬日。
       浓朴 草果 半夏 生姜 广皮 茯苓皮
       送保和丸二钱五分。
       殷(十九岁) 先天禀薄,及长真阴不充,完姻精气下泄,春深入夏,阳气陡升,阴弱少恋,血痰上溢,着枕嗽甚,乃阴中龙相,有如电光闪烁,倾盆大雨,其光芒仍炽,是身中阴枯阳亢。日进凉药无用,明明肝肾为病,医投肺药,希图缓嗽,嗽必不效,胃口必减食,形瘦。
       莫如绝欲,静处林壑,养精血,增谷食,既损难逭,静养渐复(从来劳损已成,脏真已失,惟有相火煎熬津液,成粘痰,即投大剂补药,已为阴火拒格,不入经络,化液,以复精血,停滞脾胃,寒中,泄泻而已。真火燎原,无法可治。)
       水煮熟地 茯神 山药 女贞 萸肉 芡实 湖莲 川斛
       韩(十七岁) 病患说两年前初春,高处跳跃至地,入夜即有寒热,继而少腹形高(瘀留脉络)
       两足屈曲。医谓腹痈肠痈,从无脓血便出,自病至今,筋纵着骨而胀,即起寒热,瘀留深入厥阴,在躯壳间,久则成疡(跳跃跌蹼损伤,必有寒热,以动跃伤筋骨统引于厥阴肝,而肝为相火,所寄是动,则火必发而为热也。)
       穿山甲 自然铜 川乌头 全蝎 半两钱 地鳖虫 生青鳖甲 粉丹皮 麝香
       黑豆皮煎汤泛丸。
       朱(五十二岁) 此操持太过,肝血胆汁内耗,致阳气上冒入巅,外泄汗淋,阳不入阴,阳跷穴空不寐,茎痿不举,非寒皆肝液无有,有暴仆暴厥之危(即是阳气烦劳则张,精绝使人煎厥之病。形容得出妙笔。)
       小麦 萸肉 南枣 白芍 炙草 白石英
       浦(二十二岁) 阴虚受暑,如饮腹满。
       小温中丸(二钱五分)
       朱(二十八岁) 归脾汤以治嗽治血,谓操持劳心,先损乎上。秦越人云:上损过脾不治。不曰补脾曰归,以四脏皆归中宫,斯上下皆得宁静,无如劳以性成,心阳下坠为疡,疡以挂线(俗云偷粪老鼠,总因肾精亏竭,心阳下坠,为疡,总不脱少阴一经。)脂液金耗,而形寒怯风,不但肾液损伤,阴中之阳已被剥斫,劳怯多由精气之夺。
       鲜河车胶 人参 炒枸杞 云茯苓 紫衣胡桃肉 沙苑
       金(十六岁) 着枕气冲,显是阴中之热,验寸搏舌白,浊饮拟议暑热上吸心营,肺卫客气未平,先用玉女煎。
       下焦不纳气冲,不论行止坐卧,总易上升。此必着枕气冲,是有客气未平,不与下虚同例,须知而细分之(必着枕,气始冲,坐立时尚未冲也。)
       陆(西津桥,二十二岁) 节令嗽血复发,明是虚损,数发必重,全在知命调养。近日胸脘不爽,身痛气弱,腻滞阴药姑缓。议养胃阴(养胃阴所以降逆气也。以复从头走足之常。)
       生扁豆 北沙参 生甘草 米拌炒麦冬 白糯米
       范(三十七岁) 穷乏之客,身心劳瘁,少壮失血,尚能支持,中年未老先衰,久嗽失音,非是肺热,乃脏阴内损,不能充复。得纳谷安逸,可望延久(就人情中体贴出来。)
       早服六味加阿胶、秋石,晚用黄精米仁膏。
       张(四十三岁) 思虑悲忧,由心肺二脏,不宜攻劫峻利。盖手经例以轻药,谓二脏处位最高,问饮酒过量,次日必然便溏。盖湿聚变痰,必伤阳阻气,痰饮由阳微气弱而来,悲忧又系内起情怀之恙。务以解郁理气,气顺即治痰矣(解郁理气不用辛燥,转多辛润之品,以郁气之人必有郁火,阳气虽薄,不可辛燥,以助火耳。心极细矣。)
       枇杷叶 薏苡仁 白蔻仁 茯苓 杜苏子 新会橘红 鲜石菖蒲根汁 降香汁
       屈(二十二岁) 长夏患痧胀,两三月渐渐腹大,入夜腹痛,凡痧是臭污秽气,留聚入络,变出肿胀。议以秽药宣通(以臭治臭,精妙绝伦。)
脏腑机能调整 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文章来自互联网,如侵权到版权,请与王英华一脏腑机能调整网站联系,将及时删除!
联系人:王英华 手机:13869388629
您是第 位访客 鲁ICP备08106901号